桃冗芳华

从B站过来追楼诚及衍生

【谭赵】监护人(五十八)(最终回)

小沚:

人称清和:



本文涉及医学章节特别鸣谢@好好学习 
谢谢你们的支持。


李熏然的身体在慢慢恢复,凌远破天荒请了几天的假,每天窝在谭宗明和赵启平的小公寓里占山为王,煲了一壶又一壶的汤给他送去。
李熏然由ICU转到了普通病房,他开始接受复健,每天扶着走廊的扶手费力而坚韧地来回走路到大汗淋漓。他的身体底子不错,这一点帮了大忙,支撑着李熏然咬牙切齿地努力重复着平时做起来易如反掌的动作,虽然累得不像样,对于身体的恢复却没有负面影响。
凌远拎着保温饭盒从后面赶上来,伸出一只手穿过李熏然扶着金属栏杆的胳膊,游刃有余地搀住了尚未痊愈的他。
“别太心急,要慢慢来,要不然反而对你的伤口恢复不好。”
“知道了。”李熏然任由着凌远把他扶到床边坐下,一闪身不经意扯到了伤口。李熏然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冷汗一下子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踊跃得好像是迫不及待要回答自己知道答案问题的小学生。

“怎么?扯到伤口了?”凌远的语气很焦虑,又带着强行按捺之下泄露出的关切。
“不要紧。”李熏然说。
“都冒冷汗了还不要紧?”凌远看了眼床头,道,“要不给你开一会镇痛泵?”
“没事,”李熏然笑了笑,若无其事地摇头安慰道,“没那么疼。”
凌远俯下身子,伸手揉了揉李熏然额头前散落的卷曲柔软的细碎头发,像是在哄小孩子一样,嘴里念念有词,,“摸摸,痛痛飞走了。”
李熏然被逗得想笑,却又害怕牵扯到伤口,只能硬生生憋着。凌远的话和抚摸自己的动作就像是女子的长头发,软软地散落在脸上,让人觉得熨贴又柔软,内心痒痒的,他只想伸手去拥抱那个人。
凌远没说话,和李熏然无声地对视着,眼波流转之间好像黄河水奔腾而过,叱咤着让他内心冲动不已。

李熏然伸手挠挠凌远的手背,问道,“想好了吗,我们回去吃什么?”
凌远把身子俯得更低,道,“没想好,但是我知道我想天天和你一起吃饭。”

因为身上和脑后的伤口尚未完全愈合,李熏然不能洗澡也不能洗头,他总觉得别人隔着老远都能闻到自己不怕巷子深的酸味,因此说什么都不肯让凌远再进病房,一个人躺在没有枕头的病床上和自己赌气。
然而这对于凌远来说是徒劳无功的。他依旧在探视时间准时拎着保温饭盒看着直挺挺一条躺在床上的病号先生。
“别赌气,来吃饭了。”
李熏然捂着头发说,“你闻到了没?我都臭了。”
凌远低声笑道,“多可爱啊,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反差萌?”
凌远的铺泻的柔情就像就像伯牙子期的琴音,游刃有余地缠住他全身的神经,三日不绝。但此刻的李熏然好像一只被捆在架子上的火鸡一样应付那人变相的安慰有心无力。他直挺挺躺在那,伸手拔了一根凌远因为没有打理而耷拉下来的刘海,翻了个白眼,有气无力地骂了一句,“你妹。”

赵启平一进到病房就看到李警官呼噜着自己卷卷的头发,扁着嘴不知道在嘟哝什么。他关上病房门走到床前坐下,看了看挂在床头的病卡,道,“不错,恢复得很好,情况也越来越好了。”
“小赵,我啥时候能洗澡?”
“得等到伤口愈合啊,其实过几个礼拜你可以在伤口上敷保鲜膜洗。不过你太倒霉了,伤口分散不说,连脑袋上都有伤,不然我可以给你洗个头。”
“……”李熏然无言。
“熏然哥,下礼拜会有我们院神经外科的大夫给你开刀,你放心,他的专业水平绝对过硬,你不会有事,手术不会失败,所以你不要紧张……”
“行了,”李熏然制止了赵启平的喋喋不休,不留情面地拆穿道,“我觉得是你比较紧张,你紧张什么?”
“我是担心你。”
“没事,”李熏然无所谓的神情使他看上去并不像是当事人,反而仿佛在讲诉毫不相干的陌路人的故事,“我命大。”
“凌院长会陪你到做完手术的。”
“我真想他别留下来,这样万一手术失败他也不会受太大刺激。”
赵启平打断了李熏然的话,语气是难得一闻的严肃而斩钉截铁,带着毋庸置疑的态度,“手术不会失败,你也不会有事!”
李熏然笑了,他的笑容就像是一面窗帘,挡住了窗外刺眼的阳光,那么温和又那么明亮。他抬头揉了揉自己因为太久没有洗而变得一绺一绺的头发,说道,“我信。”

两个礼拜过去,李熏然终于熬到了出院的那天。凌远在一个礼拜之前不情不愿地先飞回了上海,然而身体尚未痊愈的他依旧不能洗澡,不过这对于归心似箭的他来说简直不值一提。赵启平给他扣了顶棒球帽,细细碎碎的刘海压在帽檐下,使他看起来像个大学生。
赵启平伸手抱了抱李熏然,在他的背上拍拍,道,“出院只是第一步,不要掉以轻心,你的伤口还是不能碰水,记得忌口,不能剧烈运动,定期去医院检查……”
李熏然安静地听赵启平事无巨细地交代完,点点头道,“我知道,放心。”
赵启平眨眨眼睛,“不过不需要我来提醒,凌院长会提醒你的,是不?”
李熏然拍了一下赵启平的头,反驳道,“好好上班吧你,这叫什么来着,on call 36小时?”

谭宗明看着目光警惕的小男孩,蹲下身子笑着地伸手,像是面对一个大人般拍拍他的肩膀,语气和缓而轻松地说,“我觉得我们应该互相认识一下,平安。我叫谭宗明,是你的监护人。”

小男孩七八岁的样子,原本是凌远接受的病人。他和母亲被父亲抛弃,而后母亲病重离世。原本李熏然是很喜欢这个小男孩的,他总觉得那是凌远儿时的缩影,却因为两人工作过于繁忙而不得不放弃了领养的计划。
这件事在私下约喝茶的时候由凌远透露给了谭宗明。
一个想法就像是一颗种,没有任何外力能够阻止他破土而出,蓬勃又繁盛地生长。透过平安故作坚强的小小的身影,他似乎看到了多年以前的那个少年,在那个冬天被自己领回了家,细瘦的脖颈上裹着一条围巾,高傲地站在客厅,对自己怒目而视,恨之入骨。
那个少年纯净又狡黠,就像是盛夏骄阳炙烤之下的植物。他的身上散发着blue jeans带有侵略性的辛辣香气,眼神却如他的内心一般带着被雨水冲刷过后干净到几乎透明的蓝天。

截止到2015年6月28日,已经有21个国家实行同性婚姻合法化。他们有的是未来,有的是以后。谭宗明坚定得如同一棵树根盘踞在地上多见的老树。他带着行囊和一个孩子坐上了飞机。

一直到打开门的那一瞬间,赵启平都是对眼前的一切毫不知情的。他看着只到自己大腿高的小男孩,和拎着细软的谭宗明,眼睛里的茫然让他看起来像一只丢失了猎物的小狐狸。

等到谭宗明对他讲清楚一切,赵启平看看安静乖巧地坐在桌前吃着水果沙拉的小男孩,用遥控器按了开关打开电视,正在重播的医疗剧声音响起,他才又转过头问说,“所以呢?你父母怎么交代?”
“可以不交代吗?”谭宗明问。
“什么?”
“就让他们觉得我是个不婚主义者,最多是逼我结婚,不会有更坏的结果了。”

电视剧开始播放片尾曲,一个女声响起,唱着不知名的歌。

情人们一呼一吸相爱到底
结局或同样
仍想将你我这幕演得更理想
能修补即管修补不要再想
再一刻人便缺氧
熟悉的歌曲等与你合唱

“你这个二百五,难道他们不会给你介绍女朋友吗?”
“你这个小二百五,他们上次差点被顾小姐吓哭,哪还敢随便给我介绍对象?”
“那你觉得哪个国家比较好?”
“你喜欢哪个?”
“德国好像快要合法了哦,要不然我们等德国?正好,我打算去德国留学。”
“也好,都等这么多年,也不在乎继续等下去了。”
“我还没问你,”赵启平指着门口的箱子们,问道,“你这是干嘛?度假来了?”
谭宗明揉揉他的脑袋,说道,“我辞了职,现在和我大学同学打算一起开家工作室,就在九龙。”
“……”

情人们一呼一吸相爱到底
结局或同样
仍然能拖紧彼此走绝地雪霜
如能修好一双不要再想
再一刻人便缺氧
明知可一起不要再独唱

“你以后去德国的话,我也跟你一起去吧,也许我们工作室会在德国有所发展。”
“啊?”
“总之呢,我不想再异地恋了。”谭宗明的手始终没离开赵启平毛茸茸的头顶,他一边揉一边笑眯眯地说,看起来丰神俊朗而憨态可掬。
赵启平别过头笑,被谭宗明扒着脸正对着他。
“想笑就笑,憋出内伤可咋办。”

如能重修好一双
不要再想 再一刻谁亦要退下场
多亏你在场 多亏我再场
天空也在场 演好这一章
呼吸太无常

赵启平打掉他的手,走到平安面前,蹲下身子问道,“嗨,小孩儿,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平安,谭……谭……谭爸爸带我来的。”
“你好啊平安,”赵启平伸出手去,笑着说,“我叫赵启平,是你的……”
赵启平说着顿了一下,回头看了眼谭宗明,又把目光放到平安身上,笑眯眯地和他握着手说道,“监护人。”


全文完


评论
热度(432)
  1. 只是忆江南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转载了此文字
  2. 看文专用小马甲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3. fripside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咦呃咦呃
  4. 桃冗芳华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5. 🐬🐳🐟🐠一条能飞的鱼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九木辞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7.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8.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9. 大胃王的小土豆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58
  10. 楼诚满满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1. 魯魯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2. 那年爱上他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3. 春风十里修罗场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4.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桃冗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