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冗芳华

从B站过来追楼诚及衍生

【谭赵】监护人(四十九)

小沚:

人称清和:



上海难得飘了几片雪。小谭照例给谭宗明裹了厚厚的外套又盖了两层毛毯才推他去楼下院子晒太阳。
两个礼拜的时间,医生每一次来换药的时候他都想要回避。谭宗明忍痛的模样他实在不敢看,却说服自己不可以逃避。
小谭死死攥着谭宗明的手,看着换药的护士熟练迅捷的动作和谭宗明逐渐渗出冷汗的额头,伸出手去抹了一把他的额头。
谭宗明一怔,瞬间恢复了平静。小谭并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妥,他忙着从包里掏出干净的手帕来给谭宗明擦冷汗。

短短几分钟时间似乎被无限延长,每一秒钟都过得无比艰难。谭宗明指指自己的手,笑道,“为什么你比我还紧张?”
小谭匆忙松了手,在谭宗明的手心写了“不好意思”四个字。
“给我买杯星巴克吧。”谭宗明答非所问。
小谭无声退了出去,半小时之后带着寒凉的气息走了进来,醇香的咖啡气息化开了蛇信子一样往人身体里钻的丝丝冰冷,豆奶拿铁的香气瞬间逼进人的全身神经。
谭宗明接过咖啡喝了一口,把纸杯放在一旁的柜子上,冲着小谭站立的方向伸出了手。
“小谭,你来一下。”

“你今年多大了?”
小谭在他的手心写了个数字,痒丝丝的触感仿佛睡梦中被羽毛撩拨的脸颊,眨眨眼睛皱皱鼻子,却无济于事。谭宗明任由小谭在自己掌心划拉。窗外两只鸟扑棱着翅膀飞过去,不多时又飞回来,停在床边树杈上的小小鸟窝里休憩。
“我好像问过你这个问题,”谭宗明道,“可你为什么要骗我呢?”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
“你明明今年只有20岁啊,小谭小朋友。”

“都猜出来了还装什么。”赵启平道。
谭宗明咧嘴笑得欢,指着一旁柜子的方向,“再给我喝口咖啡。”
赵启平没有照做,一把冲上前扑倒谭宗明身前,发狠地抱住了他。
“谭叔叔,快给我抱抱!”赵启平迫不及待地俯着身子抱着他朝思暮想的爱人,“你眼睛疼不疼?你难不难受?怎么这么不小心!?为什么瞒着我?谭叔叔你别上火,我们肯定不会有事的!”
谭宗明原本是想疏远赵启平,现在基本上属于盲人的他只会带给那个年少恋人以负担。然而赵启平一扑上来,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伸手牢牢回抱住了赵启平。
启平啊,我的启平啊。
是的,我是你的谭宗明,与此同时你也是我的。
谭宗明瞬间推翻了自己之前在心底设想的一系列反应。他顾不得冷淡顾不得疏远也顾不得强颜欢笑。现在的他想要一反常态地撒娇,告诉赵启平自己很疼,很害怕,很想他。

感受到怀里的人像一只受伤的豹子一样软软地趴在自己的肩上,赵启平拍拍他的后颈,问道,“现在疼吗?”
“不太疼。”
“谭叔叔,别害怕。”
“很害怕。”
“别怕,你不会有事的,”赵启平把他怀里的爱人搂得更紧,“一定治得好的。国内治不好我们就去国外。我一直陪着你。”
“算了,你还是去喜欢别人吧,”谭宗明眼睛被一层层纱布罩着,垂着脑袋说,“我是个残疾人了。”
“呸呸呸,”赵启平拽着谭宗明的手腕摸了一把木制床头柜,“什么残疾人?谁说你治不好?”
“启平,别自欺欺人了。我自己都能感受到它有多糟糕。”
“我没有骗你!”赵启平急了,坐直了身子道,“谭叔叔,我们不会有事的!你信我!”
“是我,不是我们。”谭宗明纠正道。
“就是我们!”赵启平寸步不让,“我们就是我们!我们我们我们!不许推开我!”
谭宗明深深叹了口气,道,“我突然想到,今年不用一个人过年了。”

赵启平微微一愣,“这么大的事,你没有告诉你家里?”
“能拖一天是一天吧,我爸妈那幅身板经不起这么折腾。”
“我经得起,”赵启平搂着谭宗明说,“你折腾我吧,别担心拖累我。”

“如果我真的治不好了怎么办?”谭宗明问。
病号服柔和的触感慢条斯理地抚慰着赵启平发抖的手,如同顺着皮毛的纹理抚摸一只舔舐伤口的豹子。天地间的寒气无处遁形,恼羞成怒地全部钻进赵启平的身子里,他轻微地打了个冷颤。

“我养你。”赵启平说。
谭宗明笑了,低低的嗓音带动着胸腔细微的震动。似有若无的消毒水味道弥漫在整间病房。谭宗明身上的香皂气息滑过两人鼻腔。赵启平觉得嘴里的味道很苦,亲吻伴随着咖啡香和尼古丁苦涩的味道——谭宗明偷偷抽烟了,他想。
真好啊。
还可以和你拥抱接吻聊天,不论内容,不论地点,不论心情。我只想靠近你。靠近你,温暖我。或者靠近我,温暖你。

凌远来接谭宗明出院的前一天,赵启平找李熏然吃了顿便饭。下午还有出境任务的李警官自作主张点了两瓶橙汁,一人一瓶。
“做了决定就勇往直前吧,不要想太多。”
赵启平点点头。
“不要担心前面的路多难走,你这么想谭宗明会更压抑。”
“好。”
“有事随时打我电话。”
“嗯,知道。”
“记得开导他,”李熏然说,“有时候表面上云淡风轻心里不一定真的如此。”
“嗯。”
“明天我要出差去澳门,不能接老谭出院了,凌远会去。”
“一个月之后的手术,一定没事。”
“我知道。”
“老谭的手术,我会过来的。”
“好了,一路顺风。”赵启平站起身子,伸出右手攥成拳顿在空中。
“别怕。”李熏然和他碰了下拳头,彼此心照不宣。

谭宗明出院这天天气格外好,阳光照得人几乎要升华。赵启平愉快地里里外外跑来跑去给谭宗明整理衣服和日用品,拆下他带过来换上的被罩床单枕套,全部塞进箱子里打包带走。
谭宗明坐在沙发上,听着赵启平发出细碎而暖和的声音,就像……就像是一碗冬天冒着热气的馄饨。
他被赵启平握着手拉起身往门口走。
“走了走了,总算可以回家了,”赵启平喋喋不休,“我已经打扫干净房间,还准备好食材。回家我做饭给你吃。”
“你会做饭了吗?”
“我学的啊,”赵启平说,“我自己尝过,还不错。”
谭宗明笑笑,由着赵启平牵着自己的手小心翼翼地前行。
“前方五百米左转,”赵启平模仿导航地图道,“路上无障碍,可放心前行。”

谭宗明已经拆了纱布,但仍旧无法看见东西。他似乎已经开始习惯漆黑的世界,好像漂浮在宇宙之中,但是看不见星云,看不见月亮,也看不见阳光。只有黑洞一般无尽头的暗夜,像是没有路灯的夜晚。冰凉的空气包裹着他,前后左右皆是一片漆黑。这时有一只手拉住了他,温暖的手,亮光从心里生出。
谭宗明毫不犹豫地抓住了那只手。一辈子也不想放开。
对不起,启平。他想,我想我是真的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无私。

我想和你在一起。

转部 “致简爱”完结



-tbc-


评论
热度(257)
  1. 只是忆江南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 转载了此文字
  2. 桃冗芳华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3. 🐬🐳🐟🐠有一条会飞的鱼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4.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5. 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大胃王的小土豆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49
  7. 楼诚满满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8. 魯魯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9. 那年爱上他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0. 春风十里修罗场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1.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桃冗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