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冗芳华

从B站过来追楼诚及衍生

【谭赵】监护人(四十)

小沚:

人称清和:



从游乐园出来谭宗明任由着赵启平把他拉进了电影院,事实上现在也并没有什么太可看的片子,赵启平随便指了指海报上的徐峥说道,“就这部吧。”
“《人在囧途》?”谭宗明看着海报上的徐峥和王宝强,语气十分微妙,“感觉这部会很囧啊,原来你喜欢这种。”
赵启平拍拍谭宗明的肩膀,欣慰地说,“没想到哦,你还认识囧这个字。”
谭宗明哭笑不得,碍于这里是公共场所没有一脚踹上去。赵启平伸手一把扯了谭宗明的皮夹子道,“发什么呆呢?电影马上开场了还不买票。”
买完票的赵启平好像心情变得很好,走路姿势十分拉风,仿佛手里拿着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谭宗明不知道他在买票的过程中经历了什么,只把它归咎于处在精神敏感期的青春叛逆少年谜一般的情绪波动,捧着赵启平塞进怀里的一大桶爆米花走进了电影院。
片子没有什么高深立意,但是笑点密集剧情也不算拖沓,加上演员时刻保持状态的演技,倒算是一部质量还可以的国产电影。谭宗明和赵启平跟着其他观众一起在黑漆漆的电影院里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好像一大片吸了笑气的卡通人,笑声此起彼伏,一屋子的人就在短短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暂时忘记了烦恼。
赵启平的战斗力不容小觑,一张嘴可以哈哈哈的同时刻不容缓般吃掉大半桶爆米花,谭宗明不够出去接了个电话的功夫,巨大的纸桶就变得空空如也。
我的乖乖。谭宗明有点惊讶。

“回家吧,”谭宗明坐在水池边看着在一旁来回踱步的少年,“再紧张也得回家啊。”
赵启平没理会,转头看着一旁的小广场,那边有一块小小的空地,地面上有一圈圈年轮似的孔。到了夏天,每天晚上七点半,天刚刚擦黑的时候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会准时亮起。就在同一时刻,这里的喷泉会哗啦一声在一天里第一次喷发,一道道水柱流苏状往上喷洒,一直到掩住了人们的视线,映着霓虹灯光,好像一道道流光溢彩的烟花。
“老谭,”赵启平指着喷泉的位置说,“你知不知道,那里的喷泉从七点半开始打开,每五分钟休息一次,每两次喷水的间隔时间是一刻钟?”
“我现在知道了,活到老学到老。”
“要是有哪个小孩带着自己的妹子来这表白,简直是免费蹭浪漫,那妹儿一激动搞不好就答应了。”
谭宗明深以为然,点头说道,“不像我,喂了你那么多顿饭才搞定你。”
赵启平摇摇头,凑近了脸说道,“是我搞定你。”

谭宗明有点不好意思,并且为着自己的不好意思而感到不好意思。他之前从来不认为自己还会说绕口令。
但少年刚刚的语气和距离,却好像排练过很多次的精美舞台剧一般,在一种暧昧的气氛里又拿捏出了一段恰如其分的距离,正好将“发乎情而止乎礼”这句话恰到好处地体现了出来。
看着少年颀长又有些单薄的背影,谭宗明开始觉得自己有必要锻炼一下自制力。不能每次都因为自己穿了宽松的外套遮住了某个隐喻的部位而感到庆幸。
可是这真的不能完全怪他,谭宗明为自己辩解。少年仗着这里没有路人,就明目张胆地将手指缓缓游走于自己的嘴唇之上,羽毛一样轻轻擦过之后,又将指尖探进了自己的嘴巴里。
更过分的是,他还对自己眨眼——不,是抛媚眼。
谭宗明想着想着就觉得要疯掉了。只有赵启平,摇头晃脑地站起来,步履轻盈地往前走。

太要命了,谭宗明想,他太要命了。

撞见秘书小姐则是个意外,但这对于谭宗明来说并不十会构成任何情绪上的波动,一向善于将生活中的蜘丝马迹搜集起来去粘连事物碎片,从而整理思绪理顺事情原委的秘书小姐却是实实在在嗅到了一股浓郁的,来自八卦的气息。
她此刻正按照谭宗明的吩咐去搞定一个十分难缠的广告商,并说服对方给谭宗明一首歌的时间来和他商讨赞助问题。
“怎么,你还是进不了办公室?”
秘书小姐踩着恨天高,觉得自己腿肚子上已经布满了一条条浑身裹着柠檬汁的蛇,又酸又痛,却不得不强颜欢笑地站得仪态万千。
“谭总监请放心,我一定会顺利将对方击沉的。”
“很好。”
“也祝愿您早日击中自己的军舰。”秘书小姐说罢扬长而去,其实这样说也不太妥当,毕竟她的态度十分谦逊恭敬。但那柔情似水的背影中,谭宗明却总是能看到有一柄青龙大砍刀隐形在秘书小姐的背上,伴随着她细高细高的鞋跟散发着杀气。

至于她的那句话,其实谭宗明并没有太吃惊。毕竟自己从来不喷BlueJeans,但身边的赵启平,你离他五步之遥就能闻见少年身上发出的一丝若有若无的刺激辛香——那味道折磨了秘书小姐整整两个礼拜,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然而秘书不可以多嘴更不能——虽然她其实什么也没说,这句语焉不详的话听起来更像是祝他事业有成,心想事成。
那好吧,借你吉言,秘书小姐,作为回报下次我会记住你的名字。

在回家路上也不消停,赵启平死命要吃雪糕。可爱多和路雪哈根达斯东北大板,谭宗明到最后死死捂着皮夹子不肯再让他买,生怕吃坏了肚子,最后拉了一把他瘦骨嶙峋的手肘,说道,“别拖了,成绩都敢看还怕看分数线吗?”
赵启平聪明却冲动,最经不得激将法,当即下巴一扬,不屑道,“谁怕了?现在就回去!”

港中大对上海考生的录取分数线不低,但却没有赵启平的分数高。少年关了电脑,洋洋得意地冲着谭宗明一笑,灯光一映衬,他眼睛里就揉进了波光粼粼的碎石,铬得谭宗明有点疼。有多疼呢?谭宗明找了半天比喻,大概就好像吃鱼卡到刺吧,原本以为是享受,却有一股钝痛出现,不受控制而又出乎意料。

赵启平走近了一步说道,“我好像要远离你了。”
谭宗明笑了,“其实你离我更近了一步。”
赵启平眯起眼睛笑笑,没说话。
谭宗明揉着他的脑袋,将少年毛茸茸的头按在自己的肩窝里,问道,“你什么时候偷看了我的毕业证?”
赵启平依旧假装听不见,却伸手捏捏他线条匀称的腰线。
“那你下一步会去哪里?宾夕法尼亚大学?”谭宗明扳着赵启平的脑袋,和他抵着额头,距离近得无法看清彼此,他却坚持抬眼费力地盯着赵启平垂下来的眼睫。手上也不老实,按着少年细细碎碎的柔软头发,揉啊揉啊,几乎要揉成了一个新发型。

他知道赵启平身体里有一股火,心底里有一口气,一直支撑着他专注而勤奋地努力,顽强且坚定地克服困难,锐不可当地往上冲,一直冲到云霄之上。
赵启平总觉得谭宗明站得很高很远,殊不知他自己却已经变成了一棵郁郁葱葱的竹子,残忍地忍痛破了土,剩下的就是顺理成章地往上冲了,到时候他也会站在高处,俯瞰着懒惰而庸俗的他人。
可是这位小少年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是这样优秀。谭宗明也不打算告诉他,所谓骄傲使人落后。现在的赵启平意气风发,恰好需要源于他自己施加于身的压力来避免自己飘飘欲仙。

“那要看我到时候有多出色了,”赵启平突然抬起头,伸出舌头舔了舔谭宗明微微隆起的眼皮说道,“师兄。”


评论
热度(280)
  1. 只是忆江南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转载了此文字
  2. 看文专用小马甲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3. 桃冗芳华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4. 🐬🐳🐟🐠一条能飞的鱼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5. 九木辞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7.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8. 大胃王的小土豆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40
  9. 楼诚满满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0. 那年爱上他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1. 魯魯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2. 春风十里修罗场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3.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桃冗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