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B站过来追楼诚及衍生

【谭赵】监护人(三十九)

小沚:

人称清和:



球馆里冷气开得很足,穿着短打运动衫的赵启平感觉自己身处于深秋时节,落叶枯黄,他踩在被叶子毯子一般铺满的柏油路上,发出了咔嚓的清脆声。
赵启平没预兆地想起了宿舍里看到的郑多燕减肥操,刘艺躺在瑜伽毯上契而不舍地蹬三轮,他也有样学样地两条腿屈起在空中轮流倒腾。
“老谭,老谭,看我美腿。”
谭宗明偏过头看了半天,盯着赵启平兴致勃勃的脸困惑地问道,“你不是有腿吗?”
“……”

两个小时十五分钟前——
密闭的空间无形之中给人一种压迫的感觉,凌远依旧保持着笑眯眯的神情打量着李熏然。对面那人不耐烦地解开了一颗衬衫扣子,偏过头去喝杯子里的大麦茶。
“熏然啊,”凌远开口道,“熏然然?”
“……”
“熏然啊,你说我好看不好看?”
李熏然差点被呛到,眼睛从下而上瞥了他一眼,不打算搭理他。
“平心而论,我好不好看?”
李熏然依旧不吭声,空调兀自制造出了细微而持续的噪声,一桌子令二人感到寡不敌众的菜冒着热气躺在桌上。两个有生命的个体却视若无睹,只有鼻尖萦绕的一缕缕香气好似一只道行粗浅的小妖精,飘过来,又飘过去。
凌远撑着脑袋靠近了一点点,再一次问,“熏然啊,你说我好不好看?你不说我就一直问。”
“好看好看好看你最好看!”李熏然涨红了脸把被子重重搁在桌上,恼羞成怒地用rap回答。
“好看,你怎么不看?”凌远突然伸手捏着李熏然的脸颊,嘴巴紧贴着他的嘴唇,似笑非笑地问道。

“你说,熏然哥到底做了什么呢?”
“不知道。”谭宗明攥着两个网球在手里来回转,周身散发着一股退休老大爷的气息。
“你爸妈过几年会不会给你介绍女朋友啊?”
网球从谭宗明的手心落下,安静而识趣地咕噜咕噜到了远处,在一个安全地带停了下来。
“你不像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你还有父母,到时候你怎么办?”赵启平的声音寡淡而冷静,带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到时候咱俩就跑到国外去。”
“私奔啊?”
“也不一定这么悲惨,搞不好过几年外国同性婚姻就合法了呢。”谭宗明慢慢地说。
也许吧,赵启平眨眨眼睛看着天花板上的灯泡。大概是因为盯得太久了,过于亮的光线让他觉得有些刺目。他闭上眼睛一阵酸意上涌,眼泪也从眼底泛出,带着凌晨两点一般的寂静与黑暗。

空气闷热,一声一声知了的叫声沉甸甸地能把人压得呼吸困难。李熏然被自己顶头上司一个电话叫到了案发现场,几名白大褂戴着口罩弯着腰仔细地查看着尸体。他蹲下身子勘查案发现场的足迹,拍了拍身旁刚吐完一轮回来的新人,“拍照,尸体数量比较多,记得编号。”
新人惨白着一张脸,颤颤巍巍地举着相机,拿镜头往尸体跟前凑,一声声快门声有节奏地响起。
李熏然有点反胃,但也仅限于有点反胃。当年他扶着一旁树根吐的时候还只是实习警员,薄薄的一片棱角锋利地钉在树底下稀里哗啦地弓着腰干呕,恨不能把五脏六腑都给呕出来,吐得连两边脸颊都发酸。
李熏然捏捏自己的脸——今天没吐脸也是酸的。
凌远,老子真想给你一锤子。李警官捏紧了拳头在心底咬牙切齿。

两个半小时前——
李熏然打掉了凌远的手,冷笑,“你这是袭警。”
“那要怎么办?逮捕我吗?”
李熏然扯了扯领带,凑上去咬住了凌远的嘴唇,说道,“既然被我逮捕,那就是小爷的人了,凌远远。”

赵启平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把谭宗明拽了起来说道,“咱俩去游乐园吧!”
谭宗明被赵启平突如其来的念头吓了一跳,“可我没带钱。”
“我带了,我包养你,走吧!”
包养?谭宗明想一脚踹上去,可是看看少年单薄得如同一片压缩面膜的小身边,还是没舍得下脚。
游乐园是什么地方?不论是锦江乐园还是欢乐谷,永远不会因为是旅游淡季或者工作日而冷清,何况六月份啊,多少莘莘学子逃脱了应试制度的束缚与魔爪,撒丫子就往好玩的地方冲,争先恐后地来挥洒汗水,贡献钞票,恨不能用粉红色的一代目砸死售票点的工作人员。
谭宗明看着戴着门口五块钱一个的巨大草帽,不禁十分惆怅。
“你良心何在?没给我买一个?”
赵启平嘻嘻一笑,伸手在在头顶一摸,变魔术一般将帽子一分为二——或者说是复制黏贴一般分化出了分身,轻轻扣在谭宗明的头上。他比谭宗明略微矮一些,欠着身子帮他戴好帽子,模样显得有些虔诚。他看了看谭宗明的脸,满意地点点头说道,“有我的就会有你的,如果只有一个的话,我会让给你的。”
谭宗明微微一哂,“那我岂不是要以身相许?”
赵启平伸长了手臂勾住谭宗明的脖子,两个人的姿势看上去犹如一对勾肩搭背的好兄弟,“你自己看着办吧。”

游乐园人如潮水将两个人包围,摩肩接踵的密度令谭宗明感到窒息,赵启平却是兴致盎然,拉着谭宗明就往跳楼机方向走。
“我们为什么不玩一点平稳些的装置呢?”谭宗明拒绝承认自己恐高。
“比如呢?”
“比如旋转木马啊,摩天轮之类的。”
赵同学靠着卖奶茶的小店思考了片刻,说道,“你能不能别这么娘们叽叽的?”
“……”
最终他们还是坐了摩天轮。摘了帽子的两个人咸鱼一样瘫倒在椅子上,活脱脱两个钓鱼回来的退休老年人。
赵启平侧头看着窗户外面依旧在排队的人群,从包里掏出个小风扇,按了开关坐到谭宗明旁边。微弱却源源不绝的凉风不断撩拨两个人汗津津的皮肤,渐渐的汗水被吹干,他们开始感受到一丝丝凉意。
魔天伦开始缓缓启动,他们距离地面越来越远,离天空却越来越近。
赵启平的脑袋几乎贴在门上,仰望着天说,“我小时候特别淘,爬树上房顶,总之越高的地方越要爬,因为我总觉得天是碰得到的。可我爸爸妈妈都跟我说,没有人能碰到天。那时候我总不信,后来我第一次坐飞机,兴奋得不得了。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的后脑勺安静地听少年说话。
“我想飞机在天上飞,一定飞着飞着就能摸到天了。可是后来我发现自己都已经在云彩上面,却还是离天那么远。你说,天是不是可望不可及的?”
赵启平回过头看着谭宗明,褐色的瞳孔里揉进了点点金灿灿的阳光,还有一池的湖水。谭宗明指着那个温吞缠绵的淡蓝色色块说道,“只有那个才是天。”
赵启平看着谭宗明把自己的手握住。用食指点着他的心脏说,“这个人和你没什么区别。如果一定要说有的话,比你老了十岁。”
赵启平看着自己的指尖点在谭宗明的心口,突然转过了头,用后脑勺对着谭宗明,一言不发。
谭宗明从包里掏出墨镜,架在了少年的鼻梁上,透过玻璃的反光,依稀可以看到巨大的墨镜挡住了他大半张布满泪痕的脸。


-tbc-


评论
热度(284)
  1. 只是忆江南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转载了此文字
  2. 看文专用小马甲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3. 桃冗芳华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4. 🐬🐳🐟🐠一条自由自在的鱼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5. 九木辞k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7.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8. cjfmmd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9. 大胃王的小土豆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39
  10. 楼诚满满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1. 那年爱上他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2. 魯魯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3. 春风十里修罗场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4.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 桃冗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