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冗芳华

从B站过来追楼诚及衍生

【谭赵】监护人(三十八)

小沚:

人称清和:



因为章节系列原因,此章节的每个人都有点三八(不是。

对于凌远会出现在警局门口,李熏然是毫不意外的。事实上经过一上午的冷静,此时的他也没有当初那么生气,怒火平息下来,人也有余裕去思考个中情由。
然而李警官是个爱面子的人。此刻看到西装革履的凌院长靠着车站在警局对面的马路上向着自己招手,又情不自禁地冷下脸来。
没有一点做错事情的觉悟——但是他做错了什么呢?李熏然后知后觉地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把他摆在了什么不恰当的位置。
当他如解九连环一般思考完这些事情,人已经不知不觉站在了凌远身旁。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凌远在心里愉快地唱着歌,李熏然心里想,笑得莺歌燕舞的。

“有什么事?”李熏然看看天。
“咱俩一起吃个午饭吧。”凌远拍了拍车子说道,“我介绍你一家特别靠谱的餐厅。”
“不必了吧,我午休时间很短的。”李熏然看看远处还在装修的店面。
“很近的,而且我开车,很快。”凌远上前一步。
“你有什么事就说吧。”李熏然往四周看了一圈,眼睛就是不肯落在凌远身上。
“那就当陪我吃还不行吗?我想和你一起吃顿饭。”
李熏然脸皮薄得好像一张纸,此刻当然是以难以掩饰的程度迅速而彻底地红了,落在凌远的眼睛里,根本是一块上好的红色丝绸布料被放在阳光之下盯着看,透过空中飞舞的微尘,剔透得令他忍不住要上前去摸一摸。
但是丝绸肯定是不乐意,凌远惋惜地在心里安慰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
“保证不耽误你上班,行吗?”凌远追问道。

李警官其实很饿,也早就吃腻了警局周边的小店,既然凌远已经为他铺好了台阶,他从善如流地踏着台阶打开车门钻进了副驾驶。
车子里冷气开得很足,李熏然在内心静悄悄地惬意着,舒适地缩了缩脖子,不经意眯了眯眼睛,愉悦得几乎要睡着。
凌远很开心于李熏然的反应,他不明显地牵了牵嘴角露出一个几乎没有弧度的笑,随即启动了车子。
“哎!”李熏然如梦初醒,指着凌远说道,“你安全带没系!”

凌远坐在李熏然对面,歪着脑袋看着这个卷毛的小警官漫不经心地翻了半天菜谱,一只手按在菜单上,对着李熏然探究的目光说,“我来点,会点你喜欢的。”
“……”李熏然有点受不了他这样难以言喻的笑,寒气从脚底一直冒出了天灵盖。
凌远看着对面的人抽走了菜谱,脸上笑意蔓延更深,李熏然低头用手机玩贪吃蛇,不肯再抬头看他。

谭宗明依旧在伏案工作,安迪最近为他招聘了一个十分靠谱的秘书,记忆力强大,毕业于国内名校,随后在美国留学五年回国。秘书小姐面容姣好身材婀娜,十分适合帮助谭宗明在外游刃有余地周旋于各位前来打算走后门的商人。
然而秘书小姐现在十分十分十分的苦恼——和她还没有完全经过工作磨合期的老板谭先生交给她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搜寻已经绝版的香水。那个牌子的香水她闻到过——在前男友的身上,一点一滴都散发着辛辣且刺激的香气,似乎让人很容易产生西北望,射天狼的豪情。可是她现在没有心思去理会那么多,谭宗明语气淡淡地说完这句话又埋头于工作,可秘书小姐的直觉却告诉她,这个任务十分重要,重要到几乎可以当成一个千斤顶,来开拓她日后的事业。
好吧,BlueJeans,咱俩切磋切磋。

秘书小姐看了看自己的八厘米细跟高跟鞋,咬咬牙戴上墨镜,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出了办公大楼,每一步都带着清脆的卡拉卡拉声,带着血腥气弥漫的刀光剑影,毫不留情地为自己的未来挥舞着冷兵器,卡拉卡拉的声响干脆得不像话,让人听着不自觉用脚跟为她打节拍。

谭宗明拉开抽屉拿出一个藏蓝色的锦囊,摸索着上面用丝线绣的简单竹叶花纹,摇摇头叹气。
哎呦,小朋友。

赵启平心里不静,出门玩也不尽兴,待在家里更容易胡思乱想,索性绑了头带一个人跑到附近的球场和墙壁打网球。
打着打着却觉得身边多了个人——是一位卷毛警官。
“哟,熏然哥。”赵启平一肚子八卦要问,看到面如菜色的李熏然,终于硬生生憋住了。
“哟,赵同学。”
“你……你也不拿球拍,就这么对着墙站着,好像在撒尿。”
李熏然没闲工夫搭理他,自暴自弃地用脑袋顶着墙,有气无力地哼哼一声。
“他把你按在地上强暴啦?”赵启平问。
李熏然保持着这个姿势没动,一个球却从他的方向飞了过来,不轻不重砸中了赵启平的脑袋。
“好可怕!你哪只手打的我!?”
李熏然依旧没搭腔,又发出了一声哀鸣。

两个小时前——
李熏然骨节分明且修长莹润的手指摩挲着茶杯边缘,似笑非笑地问道,“凌院长,有话您就直说吧。”
“熏然,”凌远凑近一点,看着那人浓密得一塌糊涂的睫毛,说道,“你跟我怎么这么客气了呢?”
“我和凌院长熟悉到不需要客气的地步了吗?”
凌远没有说话,却一直笑眯眯地看着李熏然,他的笑容好像一块暄软的蛋糕,一层一层的香气从心底散发出来,不知不觉地包裹住了李熏然。十分狡猾的一种战术,他这样想。
李熏然有点烦躁,习惯性地认为自己回到了日光灯照射下的逼仄审讯室,一身制服的警官用指节不耐烦地轻轻敲击了几下桌面,皱着眉头准备起身,“我先走了,你慢慢吃。”
“哎?你还没吃饭呢!”凌远急了,伸出一只手攥住了李熏然的手腕。
“气都气饱了,吃个屁……咳咳……吃个头。”
凌远站起身将手收得更紧,却没忍住吃吃笑出声,胸腔的震动刺激得李熏然更烦躁,但是在这片烦躁之中,却又莫名其妙夹杂着几分恼羞成怒的成分,这种情绪让顶天立地的李警官有些手足无措。
救了场的是饭店的服务员,还有一盘冒着热气与香气的清蒸鲈鱼。

这样暧昧的姿势让两个人都有点尴尬,欲盖弥彰地拉开了彼此的距离,服务员却是见过了大风大浪,对两个人的不自在视若无睹,哗啦一下把盘子放在桌面上,脆生生地报了菜名,之后功成身退。
“你看,菜都上了,就吃点吧。”
“不用,我回警局吃盒饭。”
“来让让!上菜了哎!”
服务员又一次出现,端着一大盘的红烧狮子头,一盘虾子大乌参,一盘八宝鸡,一盘炒青菜,两碗桂花酿。
最后转身绝尘而去,不忘帮两人带上了门,深藏功与名。

“熏然然啊……”
“熏然然你妹!”
“熏然啊,”凌院长知错就改,把李熏然硬生生按在椅子上,说道,“你听我说,我去相亲真的是家里逼的,你也知道我爸一把年纪了我不好忤逆他老人家。但你要相信我,我会和对方说清楚,不会让你戴绿帽子的。”

“乖乖,不得了,凌院长语出惊人啊。”赵启平和李熏然并排躺在球馆的地上。
“是吧,说的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狗屁不通。”李熏然往墙壁上斜斜地扔了个球。
“那之后呢?”赵启平翻过身子问道。
“之后……”

“你们……忙着呢?”谭宗明的声音响起。
赵启平看看自己快要趴在李熏然身上的姿势,抬头问道,“谭叔叔你不要误会,我是不会让你戴绿帽子的。”
李熏然和谭宗明同时面色一紧,老脸一红。还是头发卷卷的那一位反应迅速,一脚把赵启平踹开,爬起来对谭宗明说道,“就说点事,别误会。”
谭宗明点点头表示明白,微微一笑很倾城。然而片刻之后,他传达了与自己沆瀣一气的凌远的话,“凌远让你不要躲着他,他说你做错了事情要对他负责任,不能做一个没有担当的渣男。”
渣男听了这话虎躯一震。
“你到底做了什么事啊?”余下的两个人都有些好奇。
“对啊熏然哥,你刚刚话都没说完呢。”
“没事,我先走了。你俩慢慢聊啊!”
赵启平想去追落荒而逃的人,却被谭宗明揪着领子拽了回来。
“不要这么八卦,好好操心你自己吧!”

-tbc-


评论
热度(290)
  1. 只是忆江南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 转载了此文字
  2. 桃冗芳华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3. 🐬🐳🐟🐠有一条会飞的鱼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4.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5. 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大胃王的小土豆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38
  7. 楼诚满满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8. 那年爱上他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9. 魯魯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0. 春风十里修罗场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1.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桃冗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