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冗芳华

从B站过来追楼诚及衍生

【谭赵】监护人(三十一)

小沚:

人称清和:



承部也完结啦,下一章开始就是转部,小赵同学可以跳着长了~

处于思维滞后状态的赵启平听到“后悔”这两个字一下子抬起眼睛,恶狠狠地扑上去咬住了谭宗明的嘴唇,手里也不闲着,一把扯开自己的校服衬衫扔在地上,只穿着一件白色短袖的少年刚刚还如同泡了水的海带一般,此刻却再一次变成了一只斗志昂扬的小藏獒,猛地冲上去扑倒了谭宗明。
两个人都滚到了地上,谭宗明的状况比较惨烈,后背结结实实地撞到了地板上,后脑也哐当一声磕在茶几的柱子上,霎时间眼前星光闪烁,五光十色。一幅星空图陈列眼前。

赵启平俯下身子毫无章法地亲吻谭宗明,两个人一嘴的血,舌头和嘴唇都被咬了好几道细小伤口。
谭宗明终于回过神来,一把推开骑在自己身上的少年,刚要开口骂人,又被他的模样吓得手忙脚乱起来。
赵启平竟然哭了。
满脸的眼泪鼻涕,末了还拿谭宗明的西服外套来擦脸,丝毫不在意那是价值上万的名贵西装。

我的祖宗喂!
谭宗明叫苦不迭,赶忙伸手要去抱哭得一抽一抽的少年,却被他用力用额头一撞,碰地一下重新躺回地上。
那一刻,谭宗明是发自肺腑地恨齐达内。
然而在下一秒钟,他的眼里脑子里和心里,却只看得到赵启平的眼中源源不断涌出来的眼泪。
谭宗明有点慌了,他抬手去擦少年脸上的眼泪,嘴里不住地道歉,“对不起启平,我不该吓唬你,你别哭啊,你一哭我也快哭了!”
赵启平恶狠狠地推开谭宗明站了起来,坐在沙发上盘着腿继续哭,丝毫不理会被自己吓得面如死灰的年轻人。
“别哭了,”谭宗明蹲下身子去仰视着号啕大哭的少年,“别哭了启平,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吓唬你了。”
赵启平充耳不闻,谭宗明急得原地打转,就差叫祖宗下跪磕头了。
就在他觉得赵启平要哭到过年的时候,少年却止住了哭声,断断续续地问道,“你一直都在耍我玩是不是?你根本不想等我!”

上一刻还在为自己的鲁莽举动而捶胸顿足的年轻商人,在听到少年的这句话之后,突然就笑了。
他笑得几乎出了眼泪,嘴唇上刚刚绷紧的伤口又裂来,针刺一般地疼。
然而他一点也不在意,比起内心近乎于失而复得,以及终于得以确认的狂喜,这一点皮肉之痛根本就微不足道。
谭宗明伸手去捧着少年的脸颊,不顾他的挣扎说道,“你真的太小了,启平。很多感情你并不能确定那是什么,我总觉得你错把对我的依赖当成了喜欢,所以想要以成年人的方式来吓退你。但我发现我好像做错了,不仅做错了,完全是多此一举,
“我能确定自己对你的感情,所以我才急于让你认清自己的想法,如果我苦等你将近十年,最后你发现其实你根本就不喜欢我,我会死的。”
赵启平听了这话,又慌忙要开口解释,却被谭宗明温柔地打断,“你听我说完,我知道那么吓唬你不对,我知道我刚才太鲁莽也太自私了,但是我真的太想要一个确切的答案了,我确实欠缺考虑,没想过会给你造成什么影响,我太自私了。对不起,
“我只是很想让你明白你心中选择的感情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是什么样的,有多让人兴奋又多让人害怕。你刚才害怕了吧?真对不起,启平,你生我的气是应该的,可是你别误会我,我是喜欢你才这么做,我知道我做得不对,但我真的很喜欢你。”

赵启平不挣扎也不说话了,他甚至惊讶得忘了动作,只是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人——因为谭宗明也哭了。
少年也变得慌乱起来,他刚刚才平复一些的情绪又变得剧烈起伏。才不发抖的手此刻又如同得了帕金森一般不受控地哆嗦着。
赵启平伸手去给谭宗明擦眼泪,语无伦次地安稳道,“谭叔叔,你怎么把自己哄哭了?”
谭宗明被这么一句有点没头没尾的话给逗笑了,他抓着少年的手,放在唇边珍而重之地一吻,问道,“那你告诉我,你能够确定你喜欢我吗?”
赵启平毫不犹豫地连连点头。
谭宗明没说话,他知道自己这个问题问得很蠢,八心八箭的那种蠢。
何止是蠢——简直没脑子——如果眼前的这个少年不懂得什么叫做喜欢,即使自己问千万次也无法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
但这不是习题册上用铅字印刷的理科题目,在书的最后几页上面印着标准答案。
谭宗明感觉到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正呼之欲出,好像活火山即将爆发时一般激烈。他知道,那是对于赵启平的欲望。
占有欲,控制欲,情欲……
这些情绪喷薄而出,谭宗明知道自己完蛋了。他在那一刹那间听到了身体里发出的一声闷响,那是对赵启平作出的妥协。

好吧,谭宗明终于下定了决心。
爱上自己抚养的同性少年,抛却一切的道德束缚,放肆去爱他。
如果要堕落,也是两个人抱在一起。
谭宗明曾经在一个个深夜里攥紧了拳头,指甲深入到了皮肉之中,将手掌心捏出了血丝——只要有我在,赵启平就不会受到一丝委屈和伤害,绝对不会。

赵启平其实是有一些后悔,但并不是为着喜欢上谭宗明这件事。心智与身体都尚未成熟的少年只是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操之过急,为了刺激与心中最原始的欲望而一次次地撩拨谭宗明。
然而他却忽略了,也许那个人会经受不住自己一次又一次愈加没有分寸的挑衅,谭宗明要所谓“hold住自己”,对于正处于血气方刚年龄的他有多么困难。
所以那只凶狠的猎豹露出了自己小心翼翼隐藏起来的爪牙与凶残的捕猎本能,试图敲打敲打眼前这只不知进退的小狐狸仔。

喂,快点跑。

赵启平仿佛被一阵疾风从头至尾席卷,连站立都困难。原本的和风细雨顷刻之间势如闪电般变成了狂乱的飓风,居高临下地将少年的心绪吹成了一团乱麻。
要怎么办才好,赵启平从来都不曾困惑。他要爬得很高很高,他要牢牢抓住他的谭叔叔。
没错,赵启平从来就没有动摇过的一点——那是他的谭叔叔——他的。

少年探过身子,毛茸茸的脑袋微微低垂,额头抵住了谭宗明的。
天边残阳如血,烈焰一般的夕阳映红了半边天。屋内两个互相依偎的人如同浪迹天涯的江湖沦落人,藤蔓一样缠绕着彼此。

赵启平为谭宗明设下了一个陷阱,把自己当成诱饵使他无法挣脱。反过来,谭宗明也用同样的方法牢牢将赵启平心甘情愿地拴在身边,不愿离开。

我无时无刻不在庆幸能够和你相遇。
幸好是你。
即便这是一个绮丽而危险的——爱情陷阱。

拨着大雾默默在觅我的去路
但愿路上幸运遇着是你的脚步
我要再见你 只想将心事透露
爱慕
独自望着路上密密画满的记号
像是混乱又像特地为了指我路
到处去碰到处去看堕入陷阱方知太糊涂
真心被俘虏 仿佛遭圈套 探索这爱路
你那美态已叫我醉倒
我堕入情网 你却在网外看 始终不释放
你笑笑看我像是望着猎物 我心已伤
爱恨 心中激荡
这陷阱 这陷阱 偏我遇上

承部 “爱情陷阱”完结



-tbc-


评论
热度(305)
  1. 只是忆江南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 转载了此文字
  2. 桃冗芳华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3. 🐬🐳🐟🐠有一条会飞的鱼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4.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5. 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大胃王的小土豆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31
  7. 楼诚满满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8. 那年爱上他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9. 魯魯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0. 春风十里修罗场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1.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桃冗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