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B站过来追楼诚及衍生

【谭赵】监护人(三十)

小沚:

人称清和:



作者不会忘记最基本的道德底线,放心看吧。




赵启平捂着自己毛茸茸的头顶发怔,只觉得心中似乎有团火在燃烧,一直烧遍他的五脏六腑,蔓延至四肢百骸,最终烧到了脸上。他甚至不敢去抬头去看谭宗明的脸,光是低头听着那人发出的闷闷笑声就觉得呼吸困难,连带着思维都停滞,脑子里只剩下一句话——




他亲我了。
他亲我了。
他亲我了。

屋内的气氛微妙依旧,二人的气势却迅速对调,谭宗明抱着肩膀看着捂着头眼珠子乱转的赵启平,表情好像是一名科学家在研究罐子里的小白鼠,变幻莫测。

少年红脸坐在沙发上想着要说些什么来打破僵局,他只感觉到有汗水从毛孔中涌出,原本捏着杯子的手也因为出汗的缘故而变得滑腻,玻璃容器缓缓往下滑,眼看着就要掉在沙发上。
谭宗明伸手轻轻托住了杯底,温暖干燥手掌边缘和赵启平的手腕接触到,少年如同一只受了惊吓的仓鼠一般半张着嘴巴,一动也不动。

“小朋友?”
谭宗明的手在赵启平眼前晃了晃,少年颤栗的身体和鼓噪的内心却无法感知这些对于此刻的他来说微不足道的动作。
此时他心中的欣喜与激动如同一片参天古木组成的茂密森林,牢牢地将他与外界隔离开,他能够感受到的就只有深海一般无边无际无底的快乐,以及足以使他眩晕的幸福。

赵启平此刻表情呆滞,至少谭宗明看起来是这样的。他摸着鼻子笑了笑,抬手去捏捏赵启平的脸颊,“我以为你多厉害呢,搞了半天还是只纸老虎。”
少年听了这话一点也不高兴地脸色一沉,抿着嘴抬眼瞟了下得意洋洋的谭宗明,后者却立刻噤了声倒吸一口凉气。
虽说年少稚嫩,但有些东西是与生俱来,从骨子里边散发出来的。比如说,赵启平的——情欲。
情欲?
谭宗明打了个喷嚏,不禁为自己不恰当的形容而感到一丝愧悔,然而下一秒却又认同了自己的观点。
没错,就是情欲。
赵启平对自己尚不明朗却浓烈到极致的感情和欲望,使他基本上把自己除了小命之外的一切都交付于自己的手上,一切能不能保得住,全都看自己是冰壑玉壶还是人面兽心。
谭宗明痛苦地闭起眼睛,他当然是很想做一个衣冠禽兽的。然而他更担心自己会在由禽兽再次进化成人类之后忍不住自我了断为赵启平报仇。
当然,有这样的想法也并不出奇,自古以来食色是天性。更何况赵启平是一个主动的“色”。
谭宗明时常反拿着笔,用另一头轻轻敲击着桌面出神——如果自己对于赵启平那样年轻而美好的身体完全没有欲望,那才是不正常吧。
可每每想到那个少年还没有长大成人,谭宗明又觉得十分自责,怒其不争地指着镜子里那个西装革履满面愁容的年轻人骂道,“看你这出息!”

赵启平拿手去推搡着谭宗明梗着脖子辩解道,“算了吧,你才是纸老虎!”
谭宗明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往纸老虎那边挪了几公分,扭头微微一笑,说道,“那你脸红什么?”
赵启平磕磕巴巴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眨着眼睛无力地回道,“热!你离我太近了!”
谭宗明点点头,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好吧。”

乖乖。
赵启平在心底哀嚎一声,谭宗明这是突然开窍了?不然为什么不仅不远离自己,反而伸出一只手将自己死死搂住揽在怀里?
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谭宗明便一翻身将少年压在身体底下,隔着薄薄的衣料,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躺在沙发上的少年,正紧张地颤抖着,每一寸肌肤都因为兴奋而微微发烫。
年轻的商人露出了奸诈的笑容,那副模样落在赵启平的眼里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带着洞悉和掌控着一切的自信与从容,以及一丝猎豹向着猎物进攻时会表现出来的——占有欲。

不太妙啊。
赵启平在心底里打起了鼓。
这不太妙。

谭宗明带着一层薄薄茧子的指尖缓缓摩挲着少年的发线,从额头抚摸至脸颊,划过下巴,拐了个弯儿,轻轻揉搓着他的嘴唇。
赵启平有点不知所措。
他不知道谭宗明想要做什么,内心里巨大的失望混杂着莫名的期待,这样复杂的情绪使他不住地打着颤,连呼吸都不利索。
谭宗明对于少年的仓皇视若无睹,指尖一路沿着下巴经过喉结,顺着校服衬衫的领子伸进了少年的衣服里,一直接触到滑嫩却剧烈起伏的胸膛。
完蛋了。
赵启平内心哀叹。
他试图推开眼前的谭宗明,却发现根本毫无效果。二十四岁的年轻商人在体力上远远压制着十五岁的中学生。那个人一只手压着自己两条细细的手腕,另一只手却熟练地解开了松垮垮系在制服外面的领带,不顾少年的挣扎捆住了他的两只手。

赵启平绝望地在心底骂谭宗明,顺便问候了他的祖宗八代,并且愿意与其祖上各位先人发生关系。
至于为什么不骂出声,那其实很简单,因为谭宗明正在亲吻他。
只是亲吻,两人的唇瓣辗碾磨,却不带有一丝情欲。
就在赵启平觉得自己是个钱债肉偿的可怜好少年的时候,伏在他身上的人却坐直了身子放开了他的嘴,以及他的手。
赵启平慌忙起身,顺手抄起桌上的烟灰缸就要砸下去,被眼疾手快的谭宗明拦在半空中,轻飘飘地夺下了差点把自己砸得头破血流的武器放回了原处。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慌乱而局促的样子很开心,开心之余还很得意。
他伸出手去不顾赵启平的闪躲,粗暴地揉乱了少年短短的头发。

“还敢不敢撩我?”谭宗明说道,“我告诉你,也就是我人好,不然你早就被吃得骨头都不剩了你知不知道?”
赵启平张着嘴看着对面的人,无言以对。
“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在外面撩其他人,”谭宗明一把捏紧赵启平的脸颊说道,“我就把你扑倒,立刻,马上。”

赵启平有点害怕。他打了个哆嗦——其实到现在他还是没有缓过来,整个人抖得好似筛糠。
好吧,他是纸老虎。赵启平垂头丧气地认了栽。
谭宗明伸手按着少年的肩膀明知故问,“你害怕了吗?”
赵启平没吱声。
谭宗明也没有想要得到什么回应,自顾自说下去,“你啊,就是太倔,要不给你动真格的,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有多荒唐。勾引你的,不对,试图扑倒你的监护人,你知不知道这事有多严重?”
“……”
“之前我顺着你的意思来,结果你倒是顺杆爬得快,现在知道害怕了?告诉我,你后悔了没?”


-TBC-


评论
热度(302)
  1. 只是忆江南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转载了此文字
  2. 看文专用小马甲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3. 桃冗芳华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4. 🐬🐳🐟🐠一条自由自在的鱼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5. 九木辞k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7. cjfmmd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8. 大胃王的小土豆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30
  9.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0. 那年爱上他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1. 楼诚满满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2. 魯魯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3. 春风十里修罗场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4.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 桃冗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