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冗芳华

从B站过来追楼诚及衍生

【谭赵】监护人(二十三)

小沚:

人称清和:



屋里美丽的老司叽生日快乐,希望你以后依旧可以一言不合就飙车,并且是那种特快列车,么么哒!




想了半天想不出来生贺要写什么,就更新吧(什么




假装可以@山口叽叽妹








一个礼拜的军训就好似一个巨大的钢丝球,将一群娇生惯养的少年们一身的脂肪和活力全部毫不留情地筛掉,把他们细皮嫩肉的外表划得通红黝黑,变得狼狈而疲倦。

赵启平和叶强坐在返城的大巴车上,两个人头靠着头睡得七荤八素,两颗脑袋就好像儿童玩具上长了弹簧的玩偶一般晃来晃去,让人看着都感觉不安稳。
等到大巴车终于在市中心的车站停下,一车的学生一个个早已经睡得哈喇子流了一脸,有几个饿得狠了还不忘在梦中呢喃几句诸如“蟹黄汤包”“咕咾肉”之类的话。一群睡眼惺忪的八九点钟太阳眯缝着眼睛,挥挥手道别了刚认识不久即同学们,转头各自拦车准备各回各家。

赵启平一步三晃地从出租车上下来挪到了家门口,他有气无力地摸了摸口袋,绝望地发现自己并没有带家门钥匙。
但这点小小的困境无法难住睿智的人类,向来善于苦中作乐的他把行李箱拉到自己面前,蹲在别墅门口屈起膝盖准备打个盹。
多多少少有些费力的姿势和不舒服的环境使得赵启平睡得不是很安稳,那模样好似一只警惕的小兽,独自蜷缩在森林中进行短暂的休憩,并且时时刻刻都在提防着可能出现的敌人。
谭宗明一回到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年轻的商人快步走到少年的面前,蹲下身子轻轻拍了拍他的头,叫了叫他的名字——当然,面对倦怠至极的少年,他不痛不痒的呼唤就好像一颗石子被投入了湖水中,连个水花都没有激起便被淹没了。

“嘿,启平,醒醒。”
少年岿然不动,仍旧陷入深深的梦中,偶尔呢喃着什么,那声音轻而含糊,好像蒲公英一般还没来得及抓在手里便消弭于空气中。
谭宗明将头凑到少年的嘴边侧耳倾听。
“肉包子,给我来五个,再来两只鸡。”
“……”
谭宗明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心情应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但是他的第一反应是笑出了声,虽然他知道这样的做法不免有幸灾乐祸之嫌——但是他忍不住。
“启平,醒醒,进屋去睡!”谭宗明狠狠心大力摇晃了少年的肩膀两下,少年竟然在迷迷糊糊之中顺手将谭宗明一直晃在他眼前的包一把拽过去垫在头底下,打算在门口安家落户一般,侧躺在台阶上接着做美梦。
这下子倒是让谭宗明哭笑不得,身材健硕的年轻人吸了口气,一手搂过少年细细的腰,另一只手揽过少年的胸口,扛大米一般将赵启平放在肩上带进了房间。

被摔到久别的床上,赵启平揉揉眼睛打了个滚,就看到他那一周没见的谭叔叔正把自己的行李箱拎进屋子,少年当即略过了欢呼雀跃的步骤,直接鲤鱼打挺一般蹿起身子,如同体操运动员般矫捷地一把扑上去,搂着谭宗明的脖子一声声急促地叫道,“啊!谭叔叔!我要吃饭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煮咸鸭!”
“还有精神头说相声,看来不是真的累,”谭宗明揉揉少年的后颈将人放下来,催促道,“你先去洗个澡,我去做饭。”
赵启平瘪了瘪嘴没说话。
谭宗明走了几步又转头补充道,“对了,你顺便换套干净的被罩床单,刚才你在外面打老半天滚,脏死了。”
赵启平听了谭宗明的话又从身后冲上去往上一跳勒住了谭宗明的脖子,嘴里不住抱怨着,“你怎么不表达一下看到我的开心激动?快说你很想我!快点说啊!说你想我!”
谭宗明冻手不动口,直接抬手轻攥紧了少年细细的手腕,用力一带一扭,瞬间反过来勒住了少年的脖子,将他的脑袋扣在自己的臂弯之中动弹不得。
过了半天才低着头问道,“能不能不闹腾?能不能!?”
赵启平的脑袋被勒得和脖子呈九十度,别得十分不舒服,但他还记得识时务者为俊杰,大丈夫伸缩自如,连忙张牙舞爪地求饶,语速快得仿佛嘴里含了一大盒连珠炮,腿却因为饥饿和疲惫不住地打哆嗦,“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我换床单换被单换大米也行,但你先放开我可以吗!?”
谭宗明听了一卸力,赵启平就如同一块下面垫了石块而被踩了底端的木板,扑棱一下直直往床上俯身栽倒,整个人直挺挺地趴在床上没了动静。
谭宗明上前一步推了推少年的后背,催促道,“快点啊,等会我来检查,你不换完不许吃饭。”

谭宗明坐在餐桌前,直愣愣地看着坐在他对面的赵启平头就好像大爷大妈抢超市特价食品一般,争分夺秒地把菜往自己碗里夹,随后头不抬猪也似地吃个不停。他禁不住用筷子敲敲自己的碗,提醒道,“慢点吃慢点吃,怎么跟逃难回来似的?”
赵启平嘴里全是肉,鼓着腮帮子含含糊糊地唔了一声,然而态度不错效果不佳,他的姿态丝毫没有改变。
谭宗明放弃了一般,摇摇头替少年舀了碗汤搁在一旁凉着,用手撑头看着少年的自杀式吃饭秀,抽了张纸巾扔在他面前说道,“擦擦,饭粒都站在嘴边了。”
只是赵启平忙着搞进口,没空理会谭宗明的话。谭宗明见状又提醒了一次,赵启平依旧充耳不闻,只顾着伸筷子去夹碟子里的龙井虾仁。
谭宗明想踹眼前的小孩儿一脚,但转念一想还是决定放弃,万一被他控制不好力道踹出阑尾炎最后要照顾人的还是他自己,不划算的事情他从来不做。

那么收养赵启平呢?

谭宗明突然在想,刨除了良心上的不安,刨除他对赵启平一家人的愧疚,单单来看待自己作为一名过于年轻的监护人来收养一名中学生来说,这件事情其实除了一开始有点耸人听闻之外,似乎一切都在往积极正面,同时也愈发不可描述的方向发展着。想到这里,年轻的监护人心情有些微妙。
对面的赵启平仍旧在龙卷风卷残云,谭宗明看着他发呆。
已经十五岁了啊——年轻真好——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在这样一个尚且青涩得好像青李子一般的年纪里,都是朝气蓬勃,而不是骚气蓬勃的。
他赶紧摇了摇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从脑子里赶出去,强迫自己默念一百次“要优雅”。

赵启平餍足地放下了筷子擦擦嘴,吃饱喝足之后才有力气看一眼对面发呆的谭宗明。少年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问道,“老谭,想什么呢?”
谭宗明猛然回过神来,看到赵启平嘴角的饭粒仍旧固若金汤地挂在那里不来不去,忍不住站起来俯下身子,用嘴唇轻巧而精准地抿住了它,伸出舌头一卷,轻飘飘地便将饭粒送进了自己的嘴里。
他直起身子看了眼理智中道崩殂的赵启平,笑眯眯地开始收拾碗筷,扬眉吐气地在心里说了声,“爽。”

-tbc-


评论
热度(422)
  1. 只是忆江南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 转载了此文字
  2. 桃冗芳华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3. 微笑的雨尘2011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4. 🐬🐳🐟🐠有一条会飞的鱼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5.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大胃王的小土豆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23
  7. 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8. 那年爱上他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9. 楼诚满满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0. 魯魯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1. 春风十里修罗场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2.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桃冗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