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冗芳华

从B站过来追楼诚及衍生

【谭赵】监护人(二十二)

小沚:

人称清和:



准备贴个寻人启事,呼唤我那离家出走的手感。



赵启平被录取的高中属于市重点中学,以区别于车间工人工作服的靓丽校服以及几乎百分之百的升学率而闻名。
学校占地面积不小,拥有一栋独立的图书楼和两栋教学楼,对于这座寸土寸金的城市来说,学校自然只能建空旷的郊区,因此为了保证学生安全便顺理成章地出了一条“在校学生必须住校”的强制性规定。
九月一号,全校的新高一学生都拎着简易的行李踏上了大巴车,由着司机把他们拉到了建在郊区的封闭营地内进行为期一个礼拜的军训。
颠簸的长途车让前一天晚上没睡好的赵启平有点眩晕,他皱着眉头闭上了眼睛,就在一片渗透着刺眼光影的黑暗中闻到了一阵风油精的味道。少年睁开眼睛,一张白帅白帅的脸出现在他眼前,吓得赵启平往后一闪,后脑勺差点撞到车窗子。
白帅白帅的。
赵启平自认是理科生,因此对自己的措辞要求不高,这四个字已经淋漓尽致地将他对眼前这名少年的印象概括了出来。
如果赵启平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瘦削,那眼前这个笑眯眯的同龄人让则是“白”,白得发光,白得让女生羡慕。
白帅同学大名叫叶强,多年之后赵启平也不禁感叹,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一个是他的爱人,一个是他的挚友。偏偏这两个家伙一个叫小明一个叫小强,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晕车了吧?把风油精抹在太阳穴上就好了,”叶强撕开一袋零食递给赵启平,“我叫叶强,吃点吧。”
赵启平也从口袋里掏出两小袋蚕豆递给叶强,说道,“我叫赵启平。”
“好啊,咱俩交个朋友吧。”
两个刚刚踏入高中校门的男生锁在座位上分享着彼此的零食,以及彼此的喜好和过去,就这样挨头肩并肩,在一阵浓郁的零食香气之中踏上了友谊的小船。

赵启平在颠簸的客车上享受生活的美妙,谭宗明却在办公室忙得焦头烂额。一大堆需要他修订细节的合同,需要他去敲定的施工时间,手底下的财务总监项目统筹正等着他开会讨论项目款项,累得这位年轻的社会人恨不能把舌头伸出来。
“对了,谭组长,今晚八点你在酒庄有个应酬,是和文具公司的陈总。”
“好好好,我知道了。”
谭宗明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忙乱之中连吃饭上厕所都是一种奢侈。他仿佛一个停不下来的旋转陀螺,头晕目眩地看着文件上的字如图可都一般曲曲折折地对着他招手唱《不如跳舞》。
谭宗明合上了最后一个文件夹,看了看手机屏幕,犹豫着要不要跟正在军训的小伙子发条短信。他编辑来编辑去,打了一堆字又一个个退掉,最后只发了一条平凡到俗气的,“吃饭了吗?”
赵启平的回复短信马上就发了过来,字里行间中呼之欲出的难耐和痛苦几乎要扑到谭宗明的脸上,他看完笑着摇了摇头。

“还没吃呢!吃饭之前必须得唱军歌还要站军姿,你说这些和吃饭有半毛钱关系吗!?我都要饿扁了!”
谭宗明似乎可以看到赵启平张牙舞爪的样子,好似一只气急败坏的小怪兽。
“那你还有空发短信?”
“教官现在都不在,教官头把他们叫过去开会了。你吃饭了吗?”
谭宗明回复道,“我也没有。”
“你快去吃饭!教官回来了我们也快开饭了!”
年轻人笑笑放下手机。
世间众人皆是饮食男女,吃饭喝水衣食住行都是再正常却无法或缺的事情。一句“吃饭了吗”哪里庸俗,分明是最深情的一句问候。

好吧,谭宗明抓起饭卡往食堂走,去吃饭。

谭宗明在自助食堂里端着餐盘如鱼得水地于各窗口前用巨大的夹子给自己夹菜,与此相反的是赵启平却只能捏着筷子把一张脸皱成一根苦瓜,和桌子上呈解放前质量水平线的食物相顾无言。
虽然不情愿,但一屋子的高中生正处于身体生长期,加之接受了一下午惨不忍睹却苦不堪言的训练,早已经饥肠辘辘,凭借着求生本能和身体最原始的需求狼吞虎咽地吃了眼前食物中的钟无艳。然而当最难捱的饥饿度过之后,平日里生活温饱不愁的少年们又有余裕来注意到没有洗干净的盘子和凉拌菜一根主人不祥的头发,恶心得差点把一周岁那年喝的母乳吐出来。

晚上洗了澡趴到大通铺上,赵启平早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睛,却被旁边的叶强给推醒,叶强白皙的皮肤在黑暗中借着月光泛着白,好似中国鬼文化特典杂志中里语焉不详的鬼怪。
“你饿不饿?”
赵启平只是点点头——他此刻饿得根本没有力气回答。
“我在包里藏了点饼干,当时检查我放夹层里了,要不要来点?”
赵启平的眼睛蹭地泛着绿光,乍一看好像一只对着月亮长啸的狼。他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说,“要。”
正当两个人蹑手蹑脚捏了饼干溜出宿舍跑到走廊里准备拆开包装袋的时候,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走廊尽头传来,仿佛是鬼故事里不知名的妖魔在啃食孩童的骨头,在空旷安静的深夜里显得有些渗人。
两名少年对视一眼,握着拳轻手轻脚地往声缘处移动,就见走廊的角落蹲着一个小小的身影,一名头发短短的少年正狼吞虎咽地低头把小面包往嘴里塞。听到了身后的响动,他还以为是教官巡查,吓得站起身咕噜一下子把嘴里的食物全咽了下去,下一秒就被噎得直翻白眼。
赵启平和叶强吓得半死,生怕自己军训期间顺便害死了同学,个子稍微高点的叶强赶紧把饼干往赵启平怀里一塞,冲上去从背后搂住了那名同学,双手环住他的胸口用力一勒,一大口面包被吐了出来,那人的脸色也终于恢复如常。
“哎呦我去,你俩吓我一跳,我以为教官来了!”
赵启平蹲下身子用纸巾包住那位同学吐出来的面包顺手扔进一旁垃圾桶,用对方湿纸巾擦擦手问道,“我们吓了你一跳吧?”
“没事,对了你们大半夜不睡觉来干嘛?”
叶强义薄云天地撕开饼干,说道,“和你做一样的事情。”
赵启平说,“我的手不干净,就不吃了。”
那名同学连忙面带歉意地捏了一块饼干往赵启平嘴里一塞,说道,“都是因为我,我喂你!对了,我叫刘艺,你们呢?。”
“哦,我叫叶强,这哥们是赵启平。”
刘艺又捏了块饼干往赵启平嘴里投递信一般塞了进去,说道,“我见过你们,在客车上,你俩吃了一路。”
赵启平和叶强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说话。

“赵启平。”刘艺突然开口道。
“嗯?”
“你的口袋在震。”
刘艺微妙的表情突然传染了其余两个人,明明是手机在作祟,但三名少年都因为这句玩味的话而有点尴尬。
赵启平掏出手机,谭宗明的一条短信涌了进来,“晚安,小伙子。”

-tbc-


评论
热度(371)
  1. 只是忆江南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转载了此文字
  2. 看文专用小马甲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3. 桃冗芳华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4. 微笑的雨尘2011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5. 🐬🐳🐟🐠一条能飞的鱼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九木辞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7.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8. 大胃王的小土豆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22
  9.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0. 那年爱上他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1. 楼诚满满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2. 魯魯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3. 春风十里修罗场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4.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桃冗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