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B站过来追楼诚及衍生

【谭赵】监护人(十九)

小沚:

人称清和:



凌李毕竟是副本


赵启平被谭宗明拎着领子拽到了医院对面的米线店。
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一小部分的人目的地都是这所著名的医院。在医院附近有很多价美物廉的小店,味道不佳价格惊人。这间米线店算是这趟小店浑水中的清流了,价格不离谱,食物味道也不差。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坐在他对面对着菜单研究半天,毫无悬念地点了份麻辣米线。
“你要点什么?”赵启平将菜单递过去。
“和你的一样。”
“你也要麻辣米线?那我换一份点。”
谭宗明皱了皱眉头,“为什么?”
赵启平挑挑眉说,“点不同的菜就可以吃到两种了呗。”
谭宗明刚刚想接话,一阵飞扬的小女孩声音就稀里哗啦地灌进了耳膜,响得仿佛是一块玻璃纸被人不停歇地大力搓揉。
“姚滨这什么破地方啊,一点也不高端!而且你看刚才给我看脚的那个大夫,那么年轻一根白毛也没有,我爸还说给我预约了专家,这不是敷衍我吗!”
另一个叫姚滨的少年忍不住开口说道,“那你也别当着人家的面说啊。”
谭宗明不动声色地用余光瞥了一眼赵启平身后的两个少年。
赵启平几乎把整张脸都埋在了菜单后面,悄悄踢了谭宗明一脚,做了个“走”的眼神。
然而还没等英明睿智的谭宗明反应过来,一阵火车一般轰隆隆的男声便炸雷一般响彻赵启平的整个脑袋。
“哟,赵启平?这么巧啊!”

李熏然站在安静空旷的走廊中,隔着两米的距离与凌远对视着。和刚刚的喧哗相比,此刻的静谧显得有点突兀。
“赵启平的演技不错。”李熏然微微低头笑了笑。
“嗯。”
李熏然看了凌远一会,往前走了两步问道,“你……没事吧?”
凌远想对李熏然笑一笑,一阵钻心的疼痛却不合时宜地从胃部传来,一直蔓延至四肢百骸,似乎掺杂了麻药一般让他迅速软了腿,差点流着冷汗跌坐在地上。
李熏然赶忙冲上去,扶了摇摇欲坠的年轻院长一把,眼里明亮的光芒几乎灼伤了凌远——顺便闪瞎了路过的小护士。
“熏然,”凌远捂着胃,用缓慢的语速压抑住痛哼出声的冲动,“你能不能扶我回办公室?”
身强体健的李熏然假装没注意到凌远泛红的眼眶和发抖的身体,他扶着凌远凌远扶着墙,两个人一步一步往办公室挪。
“你什么时候来的?”凌远问道。
李熏然决定撒谎,他舔了舔嘴唇说道,“小赵拉着你干嚎的时候。”
“真的?”
李熏然心虚地点了点头。
凌远没有深究,只是苍白的脸上闪现了一抹释然的笑。
医院办公区里安静极了,只有两个人交错响起的脚步声和他们几乎要重叠在一起的影子与两人同在。
李熏然有点尴尬,不知道怎么样打破这阵难堪的沉默。凌远却似乎很享受,这次的原因却并不是他喜欢安静那么简单。
“赵启平!”
谭宗明眼看着少年一脸看穿了生死般认命地闭起了双眼,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四川变脸一样转过头,及其虚伪地惊呼道,“哇,姚滨!你怎么在这啊?”
谭宗明头一次看到如此强颜欢笑的赵启平有点想笑,却碍于面子必须忍住。情绪略有波澜的他只能低头去玩手机里的贪吃蛇来转移注意力。
赵启平真正不想要招惹的大概不是那个叫姚滨的少年,而是站在他旁边的小姑娘。谭宗明一边玩蛇一边猜测。
果不其然,隔壁女生的声音一响起,他家的小伙子立刻生出了生亦何欢死亦何惧的表情,眼睛里的光好像又黯淡了几分,看起来莫名地有点可怜。
姚滨热情地和赵启平搭了半天的话,终于注意到了谭宗明,问道,“这位大哥是?”
“这是我的……嗯,监护人。”
姚滨惊叹道,“哇,原来赵叔叔这么年轻啊!赵叔叔您好我是……”
谭宗明和赵启平都受到了不小的惊吓的,差点滑落坐到地上。赵启平赶紧打住了姚滨的话头,解释道,“他不是我爸爸啦,他……”
“不是爸爸?不是爸爸怎么会是监护人?赵启平,你不打算和我们解释一下吗?”一旁的女生眨眨眼睛问道。

谭宗明静默地站起身,第一次在年少于自己的人面前没有收敛自己的压迫力,沉重的气氛好似一张不透风的塑料膜一般兜头罩下,令对面两名神采飞扬的少年人感到了一丝不自在。
“你好,我姓谭,是抚养启平的人。”
“我叫姚滨,是赵启平的初中同学。”
“我叫曲筱绡,是姚滨的青梅竹马,跟赵启平一起搓麻将认识的。”
赵启平紧挨着谭宗明站在姚滨和曲筱绡的对面,笑眯眯地和两名同龄人重新介绍了自己的监护人,顺便伸出一只手钻到背后,狠狠拧了谭宗明的腰窝一把。

李熏然扶着凌远走到沙发前躺好。年轻警官想要替生病的医生倒杯热水,衣袖却无意中刮到了躺在茶几上的病历本。凌远很可疑地伸手将病历本藏好。
李熏然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看了凌远一眼,问道,“怎么,凌大夫的本子里是武林秘籍?”
“瞎说,你是不是跟着赵启平那小子待久了,说话也不正经。”
“我在你眼里原来这么无趣吗?”
凌远坐起身子拧开杯盖,氤氲水汽扑在他的脸上,属于普通人家的温暖气息打上他的肌肤。年轻的院长有点幸福,说话也变得无所顾忌起来。
“没有,你很有趣。我很想和你多交流,可你一直躲着我。”
李熏然有点不自在地扭头看着窗外,没有搭腔。
“那是我的病历本,你可以看,”凌远喝了口水,打破了沉默,“轻微胃出血。”
李熏然转头看了眼凌远,伸手拿过病历本翻了翻一张纸条轻飘飘地掉在了地上,安静地和李熏然面面相觑。
坏了!凌远在心中哀嚎一声赶忙伸手要去抢纸条,却被李熏然抢先一步捡了起来。
白纸上密密麻麻布满了凌远的字迹,笔迹的主人在上面用钢笔一遍遍写着两个字组成的名字。
熏然。

-tbc-


评论
热度(459)
  1. 只是忆江南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转载了此文字
  2. 看文专用小马甲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3. 桃冗芳华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4. 微笑的雨尘2011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5. 🐬🐳🐟🐠一条自由自在的鱼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九木辞k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7.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8. 大胃王的小土豆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9
  9. cjfmmd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0.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1. 那年爱上他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2. 楼诚满满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3. 魯魯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4. 春风十里修罗场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5.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 桃冗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