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冗芳华

从B站过来追楼诚及衍生

【谭赵】监护人(十五)

小沚:

人称清和:



承部 爱情陷阱



“我跟她最接近的时候的时候,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0.01公分,我对她一无所知,六个小时之后,她喜欢上了另一个男人。”

夜晚,屋子里并没有开灯。只有蝉翼般轻薄而朦胧的光,如同鱼缸里的水般徜徉在酒店宽敞洁净的房间里,轻柔却不留空隙地将谭宗明和赵启平包围。

我和他最接近的时候,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0.01公分。一个月以前我对他表明了心迹,最快要2年零9个月以后,我才能够用成年人的方式来对待他。到那时,距离我们约定真正在一起的时间,还有5年。

晃动的镜头,嘈杂的背景音乐,摇头晃脑的王菲,以及失恋了的梁朝伟。王家卫用近乎光怪陆离的叙事方式讲述着两个人的故事。
谭宗明看着坐在他左前方的少年,盘着腿一边咬着楼下街边小铺里买的鱼蛋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

过于瘦削的身体。
突出的脊椎和蝴蝶骨。
还有修长优美的脖颈。
谭宗明有点喉头发紧,他不禁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喉结上下滑动间,谭宗明突然想到,自己一定是分泌出了过多的爱情荷尔蒙,否则他不会这样一再陷入几乎无法控制的情绪之中,总是为强烈的冲动而发愁。

苯基乙胺。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内啡肽。后叶加压素。当他们一起涌进大脑,谭宗明深吸一口气,乖乖,后果不堪设想。

青年甩甩头,自嘲地站起身走到露天阳台,低头为自己点了支烟,深深吸了一口。尼古丁的气息瞬间渗入了他的神经,和夜风一同使他冷静下来。
家里养了个小孩,同时家里也住了一只小狐狸崽子,一个他喜欢的人。
喜欢的人。谭宗明夹着香烟看着五光十色的香港夜景,一瞬间幸福得几乎想要夺身跳下去,和那样天堂般的景致融为一体。

赵启平偏过头看着谭宗明的背影,他曾痛恨那个人,甚至想过在黑夜里将谭宗明毫无声息地杀死。但是他不敢,也不愿意。
于是他只能无止境地折磨谭宗明。
赵启平用手边抓得到的一切去打他,烟灰缸,扇子,沙发垫,靠枕,甚至是台灯。
谭宗明只是承受着。
谭宗明却从未推开过他。
赵启平心里突然生出一阵被揉得变了形一般的疼痛。他站起身,蹑手蹑脚地走到谭宗明身后,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干嘛呢!”
谭宗明叼着烟难得痞相地回头看了赵启平一眼,紧接着又转过脸,背对着他说,“我在吃瓜子。”
“当我傻呀?你明明在抽烟。”
“知道你还问我。”谭宗明笑得很狡诈。
“我们明天去干嘛?”赵启平走过去,也挨着谭宗明靠在栏杆上看夜景。
“去吃你最想吃的。”谭宗明吐了个烟圈,声线嘶哑。
“我想吃的?”赵启平转过身背靠着栏杆,一只手肘搭在栏杆上,另一只手伸出去,手指并拢手心向上弯曲着,做出一个“过来”的动作。
谭宗明眯了眯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赵启平,低声说,“别撩我!”
赵启平的脸上写满了“冤枉“二字,笑着说,“好东西当然不能说太响。”
谭宗明叹了口气,微微弯下腰去,凑近了少年的脸,一只耳朵侧过去做出倾听的样子,“说吧,我洗耳恭听。”
赵启平看着谭宗明盯着自己衣领看的眼睛,身后的尾巴终于不再隐藏,他探过头凑到了谭宗明的耳边说道,“你。”

谭宗明有点思维短路,大脑缺氧,心脏跳动过快,身体发热。最总要的是,他的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起了最羞耻却最坦诚的某种变化。
他不知道是因为那一句伴随着湿热呼吸一同被灌进了耳道中的“你”,还是因为少年突然不轻不重地咬住了他的耳垂。
总之,一切都不大妙。

赵启平好似一只雄孔雀,展开了他漂亮的翎毛,站在谭宗明的对面,骄傲而热切地看着他。

谭宗明趁着自己无法自控之前推开了少年,伸出手指着得意洋洋的对方你你你了半天,终于垂头丧气地败下阵来。
“我回房间了,你早点休息。”
赵启平一蹦一跳地冲到谭宗明身后,猴子一般蹿到了他的背上,趴在他的耳边说,“我说我想吃猪耳朵。你以为是什么?”
谭宗明紧闭双眼深吸一口气,手一甩头也不回地说道,“你大爷的!”

眼看着谭宗明丢盔弃甲地离开了自己的房间,赵启平把自己整个人都摔在床上乐不可支地打滚。他年纪虽小,心里却十分明白,做正人君子,简直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
一方面他很对谭宗明感到赞叹而喜欢,另一方面却又在期待些隐晦的事情。少年既希望谭宗明高山景行,同时又希望他可以人面兽心。
就在这样的矛盾之中,赵启平心里翻腾得直痒。
他曾经拿着日历翻来覆去地算着日子,最终结果总是少年气急败坏地摔了笔,怒气冲天地大吼,“怎么还有这么久!”

赵启平一边躺在床上听着梁朝伟对肥皂说话,一边举着矿泉水瓶子自言自语安慰自己。
其实久一点也未尝不好。起码可以多一点时间,让自己爬得更高,离他更近。
青少年的心情就好似英国的天气一般变幻莫测。赵启平鲤鱼打挺一般坐起身子,拧开一瓶矿泉水,举起瓶子对着电视里喝着公仔面汤的王菲说道,“cheers.”
王菲什么也不知道。她依旧在第二天醒来,继续放着嘈杂的音乐。
赵启平听着这样的音乐,终于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睛,跌进了梦里。

All the leaves are brown
树叶棕黄
And the sky is grey
天空灰蓝
I'v been for a work
我散着步
On a winter's day
在一个冬日
I'd be safe and warm
我会温暖无忧
If I was in L.A.
如果待在加州
California dreaming
加利福尼亚之梦
On such a winter's day
在如此的寒冬



-tbc-





评论
热度(486)
  1. 只是忆江南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转载了此文字
  2. 看文专用小马甲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3. 桃冗芳华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4. 微笑的雨尘2011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5. 🐬🐳🐟🐠一条能飞的鱼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九木辞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7.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8. 大胃王的小土豆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5
  9.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0. 那年爱上他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1. 楼诚满满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2. 魯魯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3. 春风十里修罗场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4.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桃冗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