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冗芳华

从B站过来追楼诚及衍生

【谭赵】监护人(十三)

小沚:

人称清和:



赵启平朝着谭宗明张开双臂,其实内心紧张而忐忑。他不知道自己此刻隐约的期待情绪是否应该存在,他甚至在设想谭宗明拒绝自己之后要怎样化解尴尬,届时他要如何安慰自己。

谭宗明看着一只拥有着柔软毛皮的小动物一般,对着自己眨眼睛的少年,又开始有些后悔刚刚自己的话说重了。他长臂一伸搂过单薄的赵启平,以如父如兄亦师亦友的姿态拍了拍少年的后背,忍不住再次提醒道,“以后走路不准分心。”

直到真正触碰到了眼前这个依旧是活生生的,蓬勃而健康的人,他的心脏这才终于从喉咙安稳回到了它该去的地方安生待着,不再如同逛夜店一般狂跳不休。
真正地冷静下来,谭宗明又开始有了余裕去思考一些连他自己都承认很下流的事情。
当然,这并不包括他觉得赵启平此刻伏在他的怀中,好似一只疲倦而形销骨立的雏鸟,浑身的羽毛都因为疼痛而服帖着,样子看起来就像落水了一般的窘迫且——可怜。

雏鸟并没有心思像谭宗明一样去反思自身以求悬崖勒马。少年满腹热情地感受着来自青年结实而温暖的拥抱,一门心思去思考如何让这个拥抱更长久。再接下去,赵启平的思绪就杳如黄鹤地越走越远,一直延伸到了电视台出版社广电总局都不会允许出现的尺度上。

赵启平的眼珠子转了两圈,一个主意打心底里生出,个中的奥妙如棒棒糖的花纹一般缤纷神秘。
他抬起头指着自己的嘴巴说,“我牙疼。”
谭宗明倒是真的很担心,连忙问道,“疼多久了?疼得厉害吗?”
“你帮我看看。”说着,赵启平张大了嘴巴,对着谭宗明发出了一声“啊”的长音。
“我看看,哪颗牙疼?”
赵启平含糊不去地说,“后面的,大牙。”
“你的牙齿长得很好,没有蛀牙啊。”
赵启平不遗余力地翻了个白眼,却因为他的眼睛实在太大,起不到一点威慑作用,看起来也没有一丝他想表达的鄙视心情。
“你都没看!仔细看!”
仔细看了半天的人无辜地说,“我又不是牙医,当然看不懂。”
赵启平握着谭宗明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让他捏着自己的双颊,胸有成竹地说道,“肯定有蛀牙!”

圣母玛利亚,我的乖乖呀。

谭宗明的心咯噔一下,手不自觉地收紧了些,将少年瘦得没有肉的脸颊扣在手掌中,敛色屏气,目光灼灼,心神不宁,如临大敌。
赵启平的心里早已经开了一家烟花爆竹场,内心已经燃放得鞭炮齐鸣流光溢彩,表面上却必须乖乖坐在床上,仰着头一动不动地让谭宗明捏着脸,一言不发地和谭宗明对视。

谭宗明的瞳孔颜色逐渐加深,瞬间感觉万籁俱寂。他盯着赵启平似是漩涡一般的眼睛看了半晌,声音低迷且沙哑地命令道,“张嘴。”
赵启平依言照做,乖乖张开了嘴巴看着谭宗明。
谭宗明的眼神依旧定格在赵启平的眼睛上,手却极其,极其缓慢地摩挲着少年的脸。指腹并不轻柔地滑过赵启平的脸颊,转而捏着他尖尖的下巴,一点一点收紧了力气。

充满着雾气的双眼。
布满了吻痕的肌肤。
被领带绑住的双腕。
骑在自己身上的少年,含糊不清却执着地,一遍一遍叫着自己的名字。
谭宗明。谭宗明。

谭宗明望着眼前的少年,陷入了愈发让他自己觉得自责且无法自拔的想象之中。

谭宗明。谭宗明。

乖乖,不得了。
谭宗明甩了甩头,忙不迭撤回了手,站起身来,一双手脚不知道应该往哪里放,眼睛在房间的天花板,墙壁,地板上游移不定,最终目不转睛地盯着挂在墙上的“男子医院咨询电话”宣传海报。
他结结巴巴地说,“我……那个………你有空去看看牙医吧。”
赵启平抿嘴笑了笑,没说话。
得不到回应,谭宗明有些尴尬地说,“或者等我忙完了带你去也可以。”
赵启平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却答非所问,“你有问题?”
这一幕正好被谭宗明看了个正着,年轻的监护人不禁愁眉苦脸地转身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内心哀嚎着。
乖乖,这是造了什么孽!
赵启平不依不饶地追问,“问你话呢!”
“什么问题?”
“当然是那方面的问题!”
谭宗明恼羞成怒,“当然没问题!”
“那你为什么,看得那么入迷?”赵启平掀了被子下了床,兔子一般一瘸一拐地跳到谭宗明旁边紧挨着他坐下,“还是我看着你,你不好意思?”

少年故意将话说得模棱两可,顺理成章地让谭宗明会错了意思,错把海报当成了自己。年长他十岁的青年目光闪烁地看着赵启平,语气坎坷地如同范进中举之路,“我眼神那么明显吗?”
赵启平点头,说道,“跟要吃人似的。”

谭宗明现在恨不得去撞墙。
赵启平狐狸一般继续说着一语双关的话,“要不我闭上眼睛吧。”
闭上眼睛,似乎更加让人想入非非。
想入非非的谭宗明真想解了领带,缠在少年的脸上,遮住他那一双几乎可以勾魂夺魄的眼睛,箍住他总是不安分的手,堵住他不饶人的嘴。

赵启平真的闭上了眼睛,忍着笑使坏道,“别光看了,快点动手吧。”
谭宗明脑子里的弦再听到这句话之后,终于不负重望地,断了。

小狐狸崽子。

毫不意外地感受到谭宗明再一次捏住了自己的脸颊,可是少年预料不到的是,还多了一样——喷洒在脸上的呼吸——谭宗明在靠近自己。
想到这里,赵启平的手攥成了拳头,几乎捏得骨关节发出了咯咯的声响。

禽兽!
谭宗明恨不得甩自己一个耳光,他深呼吸几次,慢慢抬手把赵启平的脑袋轻轻按在自己的左胸上,让他的耳朵隔着胸腔听着自己的心跳声。
赵启平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安静地保持着定格一般的姿势没有动,谭宗明的声音响起,带动着胸腔发出了细微而持续的震动,激得他浑身发麻。

“小伙子,你还太小了,经历的事情见过的人太少,未来的变数太多。不论要对你做什么,我的良心和所谓道德底线都不允许。
谭宗明的语气波澜不兴,将水底的激流尽数藏好,郑重其事地和眼前的少年定下了约定,“如果当你到了我这个年龄想法依旧不变,就来告诉我。在此之前,我一直等着你,怎么样?”


-tbc-


评论
热度(702)
  1. 只是忆江南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转载了此文字
  2. 看文专用小马甲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3. 桃冗芳华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4. 微笑的雨尘2011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5. 🐬🐳🐟🐠一条能飞的鱼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九木辞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7.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8. 大胃王的小土豆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3
  9.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0. 那年爱上他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1. 楼诚满满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2. 魯魯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3. 春风十里修罗场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4.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桃冗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