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冗芳华

从B站过来追楼诚及衍生

【谭赵】监护人(十)

小沚:

人称清和:



谭宗明把个子尚未完全蹿起来的清瘦少年背在身上,重量在同龄甚至用身高的人中都轻得不像话。谭宗明有些疑惑,同样是好好吃了饭,这个小子究竟把这些热量吸收到了哪里,又是如何消耗掉的?
走到车前,赵启平拍了拍谭宗明的肩膀,说了句“放我下来吧,”语气里似乎有些隐晦地羞赧成分存在。
小伙子自尊心强,脸皮也薄。谭宗明笑笑也不戳破,依言照做,双手虚扶着赵启平护着他在副驾驶的位置坐好,并且系了安全带。

“好端端的一个晚上,就这么毁了。”
赵启平看着窗外迅速倒退而变成一条条斑斓彩带的霓虹,有些低沉地说。
然而开车的人却心情不错一般不以为意,他唯一在意的是少年的伤口。
“我的伤不要紧,只不过恐怕要麻烦你明天送我了。”
赵启平潜意识透出来的客气像是床垫底下的豌豆,硌得谭宗明有点不舒服,他依旧目视前方,却皱着眉头说,“麻烦什么,你也不是外人。”
“我也不是内人啊。”赵启平的话未经大脑便脱口而出,话音落下才后知后觉不妥,尴尬又心虚地偷瞄了一眼谭宗明。好在谭宗明适时地扭开了电台,车内萦绕的交通路况播报顿时让少年的脸色恢复如初,悄悄松了口气。

臭小子。
谭宗明在心底咬牙切齿地给臭小子记了一笔。

路况播报被谭宗明助手安迪的来电打断,按了免提让电话那头的声音放大至整个车内空间,安迪焦灼的声音也同时传入了赵启平的耳中。
“手下的员工不知道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直接冲到了我的办公室说要去劳动局告我们,说我们随意解除劳动合同。还找到了你前任随意解除劳动合同,并且没有进行经济补偿的当事人。还好我今天加班在场,否则看这架势,他们干的出来直接静坐到第二天早上这种事,生怕事情闹不大。”
“艹!”
在红灯前停了车,谭宗明狠狠地捶打了一下方向盘,把原本就神经绷紧了的赵启平吓了一跳。少年拉着谭宗明的手腕劝他稍安勿躁,说完又觉得自己的话着实苍白无力。就好像仅仅递给一个扭伤了脚的人一片创可贴一般。

赵启平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远不够强大。

“启平,我先送你回家,然后我得去一趟公司。”
赵启平打断了谭宗明的话,谭宗明看到他的眼睛在霓虹灯的闪烁之下星辰一般熠熠生辉,“我自己可以回去,你在前面路口把我放下来就行了。”
谭宗明皱着眉头说,“不行,你一瘸一拐的我不放心。”
赵启平抿嘴想了想,说,“那你带我去公司,我在车里等你。”
“要很久,你能行吗?”谭宗明觉得这似乎是最可行的办法,却又担心赵启平没有耐心等他到事情结束。
“我可以。”赵启平的语气前所未有地坚定。

谭宗明三步并作两步冲进了办公楼,赵启平的话他没有来得及细细体会,满脑子都是手底下员工不听话了该怎么办。烦躁的思绪好像一锅热油般在他脑海里翻滚,而安迪留的语音信息更如同一滴冷水滴进油锅般,让看似平静的油面噼里啪啦地瞬间沸反盈天。

公司的运转远不像看起来那么游刃有余。多年来公司所受到的重创其实如同隐疾一般残留在了这家庞大私营企业的内部,一直都没有真正得到救治。为了压缩开支,谭宗明决定冒险大规模裁员。
本来他是打算通过修改公司制度,提高效率基准来筛选优质员工,不动声色地达到裁员目的,却不料这个想法还未完全酝酿成熟,就被泄露了出去。
虽然还不知道泄密者是谁,但谭宗明现在头痛的事情却是要如何来应对眼前如洪水一般随时会淹没他的,手下员工的愤怒。

赵启平的身影隐匿在黑暗中,他调低了座椅,躺在一片寂静中昏昏欲睡。
谭宗明走得匆忙,步履匆匆得几乎带起了一阵疾风。大概是遇到了很难解决的问题吧,少年看着车顶棚发着呆。
谭宗明并没有锁车,并且在临下车之前塞给他一叠CD,以便他在无聊的时候打发时间。
赵启平借着车内的微弱灯光翻看着手里的CD。
夹杂在披头四全套专辑之中的,是一张黑豹乐队的CD。
不过比起其他专辑经过多次摩挲而变得略为陈旧的外壳,这张专辑似乎也过于新了一些。
想到这里,赵启平心念一动打开了外壳,一个信封代替了光盘,静静躺在盒子里。
情书?
这两个字率先涌进了赵启平的脑中,少年的思绪瞬间爆炸,两耳轰鸣,眼冒金星,如坐针毡。
他和眼前的信封大眼瞪小眼地面面相觑,愤怒地叹了口气。

谭宗明扶着额安抚着愤怒的老员工们,并且当机立断,给坑人的前任留下来的烂摊子深深鞠了一躬,保证一个礼拜之内一定会把应该付给他的违约金打到对方账户里。
看着眼前面色略有松动的员工们,谭宗明的心略微放下一些,冒着手汗和安迪一起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一些不找边际的虚言,许下了原本应该在更加平和而和谐的气氛中许下的承诺。
好说歹说,几乎一张嘴巴两片肉说得都薄了几毫米,总算暂时压下了需要一个饭碗来维持生活的员工们的怒气。
“绝对要找到这个泄密的家伙,”谭宗明和安迪送走了员工,咬牙切齿地说,“然后整死他。”
安迪转头看了眼耍狠的谭宗明,不知怎么总感觉他在正式接手了公司事务之后,变得冷酷且很辣了不少。
果然,职场统一流水线上加工下来的精英,到最后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赵启平捏了捏手里的纸,感觉里面出奇得薄。他将信封对准了灯光照射,在相对较强的光线下,赵启平似乎看到了两个人的影像。
照片?
想到这里,赵启平没由来地放了心,良知上的歉疚也相对减少了些许。
照片的话,看一眼应该没什么吧。少年挑了挑眉,掩耳盗铃般宽慰着自己,手却不自觉地将并没有封口的信封拆开,轻轻抽出了里面的照片。

是一对男女在接吻。
其中一个人是谭宗明。
把照片翻过来,右下角用正楷写了两个人的名字和日期,字体眉清目秀。日期却气势汹汹——就在上个礼拜。
赵启平似乎是被李元霸的铁锤砸中了太阳穴,脑子轰地一下炸成了烟花。


谭宗明往这边走过来的身影映入了赵启平的眼睛,突然间呼吸困难的少年鬼使神差地将信封塞进了口袋,然后慢慢合上了CD的套子,理好放回原处。
微微松了口气的谭宗明没有发现赵启平的异样,坐进驾驶室语气轻松地问道,“等急了吧?”
赵启平只觉得有柠檬汁浸润了眼眶一般疼痛而酸楚,他没有说话,只摇摇头便扭过脸看向窗外。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毛茸茸的脑袋,不自觉便伸手去揉了揉他的头毛,却被突然发怒的少年一把拂开。
“你干什么!?”
谭宗明不得其解,问道,“你怎么了?”
赵启平眯上了眼睛假寐,不去理会谭宗明的话,揣在口袋里的手却死死捏着那张照片。
少年将眼泪关在眼皮后面,几乎将牙齿咬碎。

-tbc-



评论
热度(458)
  1. 看文专用小马甲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2. 桃冗芳华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3. 微笑的雨尘2011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4. 🐬🐳🐟🐠一条能飞的鱼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5. 九木辞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7. 大胃王的小土豆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0
  8. 那年爱上他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9. 楼诚满满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0. 魯魯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1. 春风十里修罗场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2.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桃冗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