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冗芳华

从B站过来追楼诚及衍生

【谭赵】监护人(九)

小沚:

人称清和:



赵启平抬手帮谭宗明拍灭了尚在摇篮中的火苗,神情中的惋惜真假莫测,“你的衣服都好贵吧。”
谭宗明的理智随着赵启平的话重新回到了思维里,支撑着大脑继续运转。
“刚刚………………”
“我还得复习,明天要测验了。”赵启平适时打断了谭宗明的话,指着一地的蜡烛说,“刚刚算是提前帮你庆祝阴历生日,院子就麻烦你打扫吧。”
看着少年往屋子里跑的身影,谭宗明有点担心黑灯瞎火的他会摔倒——自己刚刚冲出来的时候弄倒了立在门边的扫帚。然而嘱咐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赵启平果然就准确无误地踩到了扫帚柄,吧唧一下摔倒在台阶上。
谭宗明吓了一跳,愣了一秒之后冲上前要把赵启平扶起来,顺便检查一下他有没有伤到。
“你还真没让我多虑,摔哪了?”
“摔台阶上了。”
“我知道你摔台阶上了,你摔哪里了?”
“摔倒门口台阶上了。”
谭宗明简直想抬手给赵启平来一个爆栗,“我不关心你倒在哪里,我是问你这个人撞到哪里了。”
赵启平揉着传来疼痛的部位,实话实说,“没事,就是膝盖有点疼。”
“我看看,”谭宗明伸手卷起赵启平的裤脚,让他把膝盖露出来,不露不知道,谭宗明吓了一跳,“都特么磕得快露骨头了你还说没事?”
赵启平龇牙咧嘴地抬杠,“不是没露出骨头嘛。”
“走,得去医院看看。”说着谭宗明把手伸到了赵启平膝盖弯的下方,要把少年拦腰抱起来。
“别别别,”赵启平窘得面红耳赤,“我又不是小姑娘,我能自己走。”
“你怎么走?”
赵启平被谭宗明扶着站起身,弯起伤腿用另外一只脚蹦着往前移动,末了还扬起下巴看着谭宗明,挑了挑眉。
臭小子。
谭宗明哭笑不得,想打他又下不去手,恨得牙根直痒痒。

凌远正盯着面前的李熏然警官,想着怎么解释他家里面那一团如同乱放的耳机线一般复杂的关系。
“你不用非得说,我也没权利逼你。”人民警察十分善解人意地给凌远找了台阶下。
长胳膊长腿的凌院长此刻的表情难得地窘迫,看起来就好像深受便秘困扰的患者一般尴尬。他的思绪在脑子里转了三圈,又在喉咙里转了两圈,想要说出口却不由得咬紧牙关,让嘴里的话掉头往回走,重新走到了肚子里。
李熏然叹了口气,“我得回警局了。”
“哎哎哎哎哎哎哎别别别别走!”凌远慌忙站起身挡在李熏然前面,急得好像排队上厕所的内急者一般。
“你踩电门了?”李熏然哑然失笑,摇摇头说,“我真得走了,我只有一个小时的假。”
“你等会,我开车送你去,我也可以请假。”凌远跟在李熏然后面语无伦次地说。
李熏然觉得凌远自从和自己认识之后,智商好像没有从前那么高了,他头也不回地说,“我开了车来。”
凌远亦步亦趋,“我开车比你快,还不会追尾。”
李熏然无奈地说,“你可不可以不要追我?”
凌远一个箭步冲到李熏然的面前,看着他一边倒退着走一边问,“为什么不能追你?”
“不是,”李熏然被绕得也有点晕,“我的意思是你不要一直跟在我后面走。”
“我在你前面啊!”
“……”李熏然彻底无语了,他停下脚步紧锁眉头抿着嘴,露出了好像那天站在车祸现场一般的焦灼表情。
“我是说我很愿意你想知道我的事情,起码代表你对我这个人感兴趣了,对吧?”
“……”李熏然并没有来得及和凌远扯淡,来自他口袋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微妙而尴尬的气氛——这对于一向不怎么会调节气氛的李熏然来说完全是救命稻草。
凌远看着李熏然接了电话一边对自己做了个再见的手势一边往医院外跑,后悔得差点咬舌自尽。

然而小李警官也并没有跑多远就返回了医院大厅——他在停车场碰到了一蹦一跳兔子一般的赵启平,以及在旁边战战兢兢护驾的谭宗明。
李熏然走上前,目光在赵启平和谭宗明之间游移着问道,“这是怎么了?”
“摔了一跤,没事。”
“都来医院了还说没事?我背你进去吧,你这一蹦一跳的再伤了另一只脚。”
“那就麻烦熏然哥了!”赵启平一点也不客气,笑嘻嘻地就趴到了李熏然的后背上,一旁的谭宗明倒是既郁闷又费解,为什么就是不肯给自己抱呢!

凌远转头回了办公室去咬着牙处理那一摞子医疗事故技术鉴定。这倒是让李熏然松了口气,连带着脚步也轻快些许,飞一般就往外科走。
谭宗明站在赵启平旁边,看着医生麻药也不打就手法娴熟地为赵启平缝合膝盖处的伤口,把手伸到了面无表情的少年嘴边,劝道,“疼你就咬我吧,别忍着了。”
赵启平看了眼自己如同布料一般被穿针引线的皮肤,不以为意地说,“也还好吧,又不是在我腿上绣清明上河图。”

赵启平忍得不动声色,倒是李熏然在旁边看得胆战心惊,时不时倒吸一口凉气,引得剩下两人不约而同盯着他看。
“我……我就是感叹一下。”
“熏然哥,我正好有点事要问你,谭叔叔你能先回避一下吗?”
“谭……谭叔叔?”赵启平给他的新称呼让谭宗明有点郁闷,他正好去外面抽支烟缓解愁绪。

眼看着谭宗明把门带上,赵启平终于忍不住,恨不能把五官都皱在一起,活像是一只痛苦的包子,“熏然哥,快拿点什么往我嘴里塞,疼死我了。”
李熏然皱着眉把手帕折了四次递给赵启平,不解地问,“你干嘛非得瞒着老谭?”
“我也不知道,就是不想让他知道我很疼。”赵启平把手帕掏出来,说了几个字又忍不住苦着脸塞回嘴里咬紧。

“不行了,”李熏然看了眼表说道,“我真得回队里了,我去叫谭宗明上来。”
赵启平把手帕从嘴里扯出来挥了挥说道,“我再买条新的给你吧。”
李熏然笑着说,“行啊,买条更贵的给我。”
正说着,谭宗明推门进来,咣当一声巨响,李熏然揉着脑门被撞了个踉跄,赵启平见状说,“这回得让谭叔叔给买了,买条四位数的。”

谭宗明连忙好声好气道了歉,把满不在乎的李熏然送出了门口,回来走到赵启平面前蹲下身,盯着他的伤口看了半天。等到大夫剪了线收起工具,他若有所思地看着赵启平说,“还打算蹦吗?”
赵启平拨浪鼓一样摇头说,“你背我走。”


-tbc-


评论
热度(490)
  1. 看文专用小马甲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2. 桃冗芳华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3. 微笑的雨尘2011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4. 🐬🐳🐟🐠一条能飞的鱼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5. 九木辞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7. 大胃王的小土豆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9
  8. 那年爱上他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9. 楼诚满满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0. 魯魯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1. 春风十里修罗场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2.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桃冗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