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冗芳华

从B站过来追楼诚及衍生

【谭赵】监护人(八)

小沚:

人称清和:



屋里白白生日快乐!
为了庆祝这样一个大好日子,我特地插了(这个词还真玩味)一大段凌李。
电脑坏掉了不能@终白首,我相信白白会看到的(什么



李警官在高度紧张和进退维谷的情况之下大脑飞速运转,就在CPU几乎要因为温度过高而死机重启之际,被他撞了宝贝车子的凌远却已经先一步走到了他的车子旁边,并且伸手轻轻敲了敲紧闭的车窗。
阿西吧。
李熏然暗骂一声,掏出一副巨大墨镜给自己戴上,在确认装X功能满分的太阳镜几乎挡住了自己的小半张脸之后,人民公仆心情沉重地开了车门走下去。

凌远和李熏然的身高差不多,都属于颀长类型。但较为年长的凌远在过早地饱尝了人世冷暖之后,目光早已不似仍旧对这个世界抱有美好期许的李熏然那般,坚定却清澈——尽管他此刻能够看到的,就只有对面那个瘦得如同纸片一般的年轻人鼻梁上架着的墨镜镜片中反射出来的,自己的脸。

“抱歉。”李熏然说。

凌远是一名肝胆外科的大夫,同时也是新市第一医院的院长。
在他今年三十二岁这一年,他遇到了李熏然,此刻凌远距离李熏然只有五十公分,近得可以在那个人低头仔细查看车子破损程度的时候,看到他头顶的发旋儿。
鬼使神差地,凌远想要伸手去把那一撮十分不合群地翘起来的头发给压下去。

赵启平费劲地将烟花堆到了院子角落的两棵冻秃了的树后面,并且模拟了每天谭宗明回家的路线,目光飘忽地一直寻找着烟花的破绽。
“我这是在干嘛呀……”
少年脱了外套,只穿着毛衣盘着腿坐在地上,对自己莫名其妙的行为感到哑然失笑,他抬头看了眼被乌云遮住了半张脸的太阳,还是被有些夺目的光线刺得微微眯起眼睛。

“就这样吧,日子也得过下去,你们说呢,爸爸妈妈?”

“请问,别克店内电话您有吧?”
李熏然两手叉着腰,有些烦躁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因为干燥而破皮的嘴唇。一小截舌尖露出来,好像一块磁石般牢牢吸附住了凌远的注意力。
我的妈呀。
凌大夫差点没有办法从善如流地回答李熏然的问题,看着对面那个身材清瘦的男子,机械地点了点头,掏出手机自己拨通了号码,然后看着李熏然的脸,木然将电话递过去。
“……”
接过电话的并不是李熏然,而是锁了车走过来的谭宗明。
谭宗明走到凌远旁边,不动声色地瞥了身旁的电线杆子一眼,接过电话开始简明扼要地介绍了事故的情况。

谭宗明探寻而似曾相识的眼神让李熏然也不好意思继续戴着墨镜装神秘,他摘下了眼镜一边道歉一边冲谭宗明伸出了手,做了个握手的动作。
“好久不见,李警官。”谭宗明笑道。
李熏然表面上得体而周全地应付着谭宗明,心里却在盘算着赵启平藏匿烟花所需要的时间。思绪如同急速旋转的陀螺一般,快得掠起了一阵幻影。
赵启平说自己帮他拖住谭宗明一刻钟时间,李熏然悄悄看了眼表,一刻钟是过了,只不过自己太实在,一帮帮到底,却把自己送到了西天,看这情形再有一刻钟都未必能结束眼前这场糟心的事故。
“李警官,”凌远用食指和中指轻夹着一张名片递过去,笑得活像一只觅食的老鹰,“我们交换一下名片吧。”
李熏然扭过头,和凌远对视了一眼,让凌远的手一哆嗦,卡片险些直接飘到了地上。
我的妈呀。
凌远看着李熏然低头看名片露出来的脖颈舔了舔嘴唇——好想咬一口。

谭宗明抱着一摞子应断未断的文件回到家,电脑里已经几乎要被源源不绝涌进来的邮件和扫描文件给挤得不堪重负。
一根细细的网线摇摇欲坠地负荷着一宗宗举步维艰的商业合并合作协议甚至是并购项目。看着甲方乙方说的一些冠冕堂皇的废话,以及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却不得不食的附加款项,谭宗明只觉得头大如斗,整个脑袋如同漏了风一般泄进了丝丝缕缕源源不绝的痛。
谭宗明揉着太阳穴闭目养神,总感觉这头痛得毛病颇有一些蒙丹痴缠着含香的缠绵悱恻意味。

哐。
哐。
有人用石子砸玻璃。
谭宗明站起身抬头往窗边走过去,就见到赵启平站在楼下,把自己困在一圈点燃的蜡烛中间。看到自己开了窗子,少年指了指旁边的天空。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过去,谭宗明看到一簇簇流光溢彩的光丝直窜到半空中,在至高点处炸开,绽放成了一朵朵五光十色的花。
一簇簇流苏垂挂着消失在夜空中。
短暂的绚烂之后,暗夜又恢复了平静。苍穹好像一张巨大的嘴,可以吞噬掉一切。




谭宗明看着站在楼下望着自己的赵启平,突然打心底里生出一阵胆寒——会不会连同楼下这个少年也一起吃掉?
想到这,谭宗明的心咯噔一下,他猛地回头往楼下冲。

赵启平。赵启平。

谭宗明一直念叨着这个名字,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情感促使他变得如此反常。
好似病毒,好似醉酒,好似疯魔。
谭宗明拉开大门冲到院子里,一把拉起还没有来得及把蜡烛完全收起来的少年,把他紧紧搂在怀里。
疯了。一定是疯了。
谭宗明在心里鄙视了自己一把——怀里的人他才快要十五岁啊。你究竟是在做什么?

赵启平有点没有反应过来,他捏着蜡烛被谭宗明把脑袋按在怀里的时候,脑中仍旧是一片空白。好像是播放磁带时,听到了两首歌之间的空白一样。不需要思考也不需要催促,只耐心地等着就好。
我有的是时间,也有的是耐心。

谭宗明抱着怀里瘦削的少年,感叹了一句,“好热。”
赵启平的眼睛往自己的手上无意中略过去,说道,“因为你的衣服被我点着了。”




-tbc-


评论
热度(598)
  1. 看文专用小马甲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2. 桃冗芳华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3. 微笑的雨尘2011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4. 🐬🐳🐟🐠一条能飞的鱼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5. 九木辞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7. 大胃王的小土豆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8
  8. 白露未晞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9. 那年爱上他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0. 楼诚满满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1. 魯魯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2. 春风十里修罗场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3.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桃冗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