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冗芳华

从B站过来追楼诚及衍生

【谭赵】监护人(七)

小沚:

人称清和:



赵启平到最后哭得直打嗝,却依旧能忍住不发出哭声。意识到这一点的谭宗明不禁感到有些悲戚和痛惜。
哎,启平啊。
谭宗明转头看着窗子外亮白的月亮,在心底无声地叹息。

自从十五岁被父亲扔到英国读书,谭宗明在少年时代便一个人在异国他乡,辛酸苦辣欢欣悲哀都是一个人承受,他从来不曾向人寻求过安慰,也不知道要如何安慰别人,比如正在一边打嗝一边抽泣的中学生。
思来想去,脑筋转了千百个弯,谭宗明也只能承认每一个人都有短板,而他的弱点就在于不会去抚慰别人。
既然无法出言安慰,就只能转移话题了。然而话一出口,谭宗明深知,自己又让原本就沉默气氛下降到新的低度。

“启平,你最近还有梦遗吗?”
“……”

赵启平正哭得全神贯注,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话,一时间眼泪和悲伤全都被噎了回去,尴尬和羞耻感油然而生。
他沉默地坐直了身子用袖子擦了擦脸,准备拎起书包回房间,却被身后的谭宗明一把拉住了细细的手腕,重新坐到地上。
两人四目相对间,赵启平只觉得自己几乎要被如雷般的心跳声震得无法思考,被突然奔涌沸腾的血液烫得不能呼吸。他感到两耳轰鸣,根本无法听到谭宗明的问话,只看到那个人的嘴唇翕动,一个认知突兀地出现,如同一张火热而羞耻的网,将赵启平兜头罩下无处躲藏。
赵启平的脑中倏地想到白天他在论坛里的留言。

如果他是我的监护人,我对他起了反应,这正常吗?

“你听到我说话了吗?”在论坛中被谈论的谭宗明伸手在赵启平眼前挥了挥。
“什么?”
“我说下个礼拜四是我的生日,咱们下馆子去,怎么样?”
赵启平的脑子转了转,总觉得下礼拜四有件别的事情要做。
“可是下礼拜四学校组织秋游,要在南京过夜。”
谭宗明的脸上在那么一瞬间有失望的神情闪过,然而却在赵启平愧疚道歉之前点了点头说,“那你回来我们再补过。”
赵启平盯着谭宗明的眼睛看了半天,却无法从中探寻到任何情绪。
哎,还是不开心了嘛。赵启平在心底叹了口气,真是个幼稚鬼。

兢兢业业工作的人民公仆李警官收到了来自中学生赵启平的短信,内容简介有力,指向明确,没有任何寒暄语。
“熏然哥,你能帮我买一些烟花吗?放心,我不在市区放。”
李熏然看着手机屏幕挑了挑眉,这小子要烟花干什么,谈恋爱了?
警察先生摇了摇头,更加简洁地回复了一个“好”字。

谭宗明去医院定期健康检查这件事,赵启平是知道的。至于他会顺便和凌远一起吃顿饭把酒言欢这件事,他也列入了思考范畴里。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两个人将推杯换盏的地点定在了谭宗明家。
糟了。
赵启平的脑中警铃大作,他急得几乎平均一秒钟内脑中闪过五个解决方法。
李熏然刚刚将花帮赵启平堆到院子里,赵启平去别墅区对面的超市帮他买水,就在街口红绿灯处看到了谭宗明和凌远并驾齐驱的车。
少年急得不行,用最快的速度冲回家,拉着李熏然的胳膊说道,“熏然哥,现在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想请你帮忙,你一定要帮我。”

李熏然缓缓开车跟在凌远和谭宗明后面,手指不断敲击着方向盘,他看着行驶在自己前面的黑色轿车,心中愧对自己警徽的觉悟油然而生。
赵启平这个小鬼不知道在搞什么,逃课让自己帮他搬烟花就算了,现在还让他来做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身为一名人民警察,李熏然对不禁感到了一丝……担忧。

自己的驾照恐怕要扣分了。

眼看着凌远的车子就要行驶进别墅区,李熏然牙一咬,心一横,一脚油门狠狠踩下去,撞上了凌远的车尾。
哐当。
看着谭宗明的车停在路边,李熏然长舒一口气。还未等他发个短信和赵启平通气,就看到了将车子停在自己前面的凌远下了车,朝自己的方向走来。
李警官不禁紧锁着眉头,沉重而愧疚地叹了一口气。
阿西巴。

-TBC-


评论
热度(507)
  1. 看文专用小马甲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2. 桃冗芳华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3. 微笑的雨尘2011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4. 🐬🐳🐟🐠一条自由自在的鱼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5. 九木辞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7. 大胃王的小土豆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7
  8. cjfmmd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9. 白露未晞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0. 那年爱上他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1. 楼诚满满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2. 魯魯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3. 春风十里修罗场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4.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桃冗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