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B站过来追楼诚及衍生

【谭赵】监护人(一)

小沚:

人称清和:



 起部  肾上腺素








谭宗明看着目光警惕的初中生,有些局促地伸手拍了拍对方僵硬的肩膀,故作轻松地说,“我觉得我们应该互相认识一下,启平。我叫谭宗明,是你的监护人。”




个子小小的未成年人抬起头,用亮晶晶的一双眼睛打量着刚刚留学回国的谭宗明,目光里透露出的只有浓厚的敌意和坚硬的防备。




整个人跟个核桃似得森严壁垒。




“你不必这样警惕,”谭宗明有些局促地摸了摸鼻子,“我只是觉得既然以后我们两个要一起生活了,还是尽快亲密起来比较好。你说呢?”




赵启平仿佛一只蓄势待发的刺猬,竖起了全身的刺整装待阵,恨不得像容嬷嬷扎紫薇一般把谭宗明刺得浑身是洞。跟你亲密?他在心底发出一丝冷笑,我做不到!




他看着对面这个想要和他拉近关系的年轻社会人,有些不耐烦地叹了口气问道,“我的房间在哪?”




“我带你去吧。”谭宗明说着伸手想要帮这个还穿着校服的初中生拎行李,却被对方生硬地闪避开,尴尬地第二次摸了摸鼻子,率先往楼上走去。




脚步声好像鼓点一般不规律地响起,杂乱却适时地打破了尴尬的沉默。




动词打次动词打次。




谭宗明在心底默默搭起了戏台,并且幻想出一个草台班子在唱戏。




 




“他现在恨不得我们姓谭的都死光,怎么可能接受你的领养?”谭宗明的父亲抽着烟说,“我看还是按照我说的做,给这孩子找一家可靠的人家,定期汇钱过去让他们抚养这孩子。”




“我放心不下,而且如果不是我亲自照顾他,总觉得良心不安。”谭宗明看着父亲一夜之间苍老了的脸,不禁也放软了语气,说道,“爸爸,这是我们一起造的孽,总得自己来偿还。您不用管,这一切交给我吧,我做得到。”




哎。




冲动是魔鬼。




谭宗明看着碰地一下关上的门,摸了摸差一点就被狠狠撞得祖国山河一片红的鼻子,讪讪走下楼梯,去厨房打算给自己煮杯咖啡喝。




 




整件事源于一场事故。




赵启平的父亲原本是谭宗明父亲最得力的助手,却因为前天代替老谭先生去和合作公司谈合同,在路上遭遇车祸,一根钢筋穿过了他的太阳穴,当场死亡。




而赵启平的母亲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开车,接到电话的她当时大脑一片空白,还没有来得及从巨大的悲痛和震惊中回过神来,车子就一路向北冲破了护栏掉进了河里。




赵启平在一瞬间变成了孤儿。




而老谭先生临时爽约的原因,就是为了给自己庆生。




在自己享受来自于家人朋友的祝福时,赵启平穿着校服蹲在医院的走廊里,连哭都没有力气。




 




这个故事的开端沉重而血腥,好像TVB。结局却变成了日本少女漫画情节。




一个刚刚留学归国,刚刚正式步入社会的二十四岁年轻人,在办妥了各种繁琐手续之后,特地租了一所别墅,独自抚养比自己年少十岁的未成年人。




从故事的起承转合以及两位当事人的外形来看,这完全符合了炎热东京的漫画条理,严丝合缝地把自己的生活嵌入到了一直受到各年龄层女子所憧憬喜爱的养成故事里,伴随着粉红色的轻盈泡泡升上空中。




谭宗明伸出手一戳。




泡沫碰地一下破碎——赵启平打开门走到一楼厨房,瞥了一眼谭宗明问道,“明天家长会,你去不去?”




 




谭宗明被这番话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莫名地有些口干舌燥。他舔了舔嘴唇,有些紧张地问道,“我,可以去吗?”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我爸爸妈妈倒是可以去。”




“......”谭宗明放下咖啡杯,吸了一凉口气问道,“那我该穿什么去?”




赵启平乜斜着瞪了一眼谭宗明,语气不善地说,“不知道。”




“那个,”谭宗明有些尴尬地咽了口口水,生硬地转移了话题,“你饿不饿?你想吃什么?我做点吃的给你吧。”




“我想吃你的肉,喝你的血。”赵启平突然被这一句家常问话激起了火气,咬牙切齿地说。




谭宗明打了个冷战,在心底哀嚎一声,戾气这么重啊。保不齐接下来的剧情走向会改回TVB,不过是《刑事侦缉档案》那一种。




明明看起来那么温柔和善,谁知道却是江玉郎的类型,杀人不眨眼翻脸如翻书。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谭宗明想到这里,有些自责而丧气地叹了口气,连带着肩膀也塌了下来。




 




算了,这也不能怪他。




赵启平看着面色如同清明上河图一般波澜壮阔的谭宗明,心底犹豫挣扎了三秒钟,到底还是软了心。只是脸色依旧冷若冰霜,不带任何情绪地说道,“我不挑食。”




谭宗明的脸色因为这一句话变得多云转晴,他立刻翻出了一本厚厚的手写食谱递给赵启平,豪情万丈地拍了拍胸脯,“那你点菜吧,上面的菜我都能做出来!”




赵启平翻了翻这本带着个人爱好习惯所整理的食谱,每一页上都有手画的步骤解析和补充用的便利贴。看着这么一本风格波澜壮阔的笔记,十几岁的初中生有些鼻子发酸。不知道是委屈还是孤独。




反正不会是感动。赵启平在心底说道。




“这是你自己做的?”




“啊,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做。”谭宗明满不在乎地说,“想吃什么随便点。你现在在长身体,千万要多吃。”




赵启平歪着脑袋看了谭宗明半天,突然问道,“你,会做饭?”




“我在新东方学的。”




“俞敏洪的那个?”




“新东方烹饪学校!”谭宗明挥着铲子说道。




 




-tbc-






评论
热度(987)
  1. 只是忆江南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转载了此文字
  2. 看文专用小马甲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3. 魯魯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4. 桃冗芳华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5. Baroness1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6. 微笑的雨尘2011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7. 🐬🐳🐟🐠一条自由自在的鱼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8. 九木辞k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9.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0. 大胃王的小土豆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
  11. cjfmmd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2.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3. 白露未晞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4. 那年爱上他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5. You know who I am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6. 楼诚满满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7. 春风十里修罗场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 桃冗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