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冗芳华

从B站过来追楼诚及衍生

【谭赵】总觉得哪里不对(十五)完结篇

大橙子与猫殿下:

有私设人物,而且有赵医生的倒追

不介意的话 目录 继续走起


(十五)放肆


        谭宗明血全涌上了脑子。

        面前的赵医生刚洗完澡,浴巾散开一半,顺着胸脯能一路看下去,头发没干,锁骨肩膀上还有水珠,目光灼灼地看着他——简直要命。

        可赵医生眼神里除了欲望,还有很多别的东西,比如孤注一掷,比如破罐破摔,比如理智崩弦后的疯狂。

        他把手放在赵医生脖颈后,一路往下,抚摸他紧张的背脊、敏感的腰臀。赵启平主动低头去吻谭宗明,紧紧贴在他身上,谭宗明刚一抬手,他就捉住再放回自己身上。纠缠一会儿,浴巾整个被扯开丢在地上,短裤也蹭下一大半,美好的身体就在眼前,谭宗明却停下了。

        赵启平不由分说要继续,但谭宗明坚决制止,翻身摁住手脚,不让他再动。


        天空愈发阴沉,知了在树上歇斯底里地叫。

        “谭宗明!”赵启平运动过度四肢使不上劲,用尽全力挣出一条腿,又勾在谭宗明身上。

        “赵启平你别胡闹!”谭宗明板着脸吼了一句,重新把那条小细腿固定回去。

        他从没在赵启平面前发过一丁点脾气,脸都没拉下来过,最僵时只是不联系而已,赵启平动手他都没皱过眉头,忽然凶这么一句,赵启平心里忍耐许久的委屈瞬间喷涌出来,眼圈一下就红透,浑身都脱了力气,任谭宗明摁着,再也不挣扎。


        要是几分钟前谭宗明看见赵医生这副样子,多大的脾气都得咽回去,恨不得捧着星星月亮来哄。但赵启平这一回实在踩到底线,他替赵启平把短裤穿好,脱下自己的浴袍盖在他身上。赵启平甩开,他就再盖上,目不斜视、手不多碰,起身往外走。

        “装什么正人君子?我又不是个姑娘!”赵启平爬起来把浴袍甩在他身上,整个人都恶狠狠的,像要打架一样。谭宗明回身,眼睛里写满了坚决,没有一点温存。

        “赵启平,你以为我想要什么?”他走近一步,冷冷地打量赵启平,“想睡你?你去打听打听,我犯得着费这么大劲睡一个人吗?我想要什么你心里不清楚吗?装什么傻!”


        赵启平心里咚咚地跳,一滴眼泪都不肯掉,半晌想不出一句反驳的话,只能强撑声势:“谁知道你们这种土豪想要什么!”

        谭宗明被他气笑了,自己叉腰乐半天。“怎么成土豪了?哪里土?”他拿赵启平没办法,只好又坐回床边,认真看着赵启平的眼睛:

        “启平,我想要你。别看低了我,更别看低自己。土豪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也会犯错,也会心寒。”


        赵启平以为这场冲突会以“爱的抱抱”结束,没想到谭宗明讲完道理站起身就走,留他一人在休息室里发呆。

        等两人换好衣服,门外雷声大作、暴雨倾盆,伞都打不住,往门口一站T恤瞬间湿透。谭宗明找来两件干净浴袍,护着赵医生上车,不听他废话,直接就近回了谭家大宅。

        赵医生从院门口走到室内浑身湿透,感觉谭宅快赶上他们医院大小了。

        不由得又有些气愤。

        重新洗澡折腾到晚上10点,谭宅里准备了夜宵。管家去叫了一次,赵医生坐在客房里没动。过了一会儿,楼下渐渐没了动静。赵医生趿拉着拖鞋下去一看,灯都关了,没人等他,只留了粥和小菜在保温桶里。

        怎么待客的?!赵医生一口没动,趿拉着拖鞋又回到客房,大力把门关上。


        凌晨六点,天光大亮,暴雨初歇,谭宗明卧室有人咣咣拍门。

        他半眯着眼睛把门打开,只见门口蹲了一个套着他睡衣、瘦瘦缩成一团的赵医生。

        “胃疼……你家有没有斯达舒?”赵启平声音有点哑。

        谭宗明赶紧扶他起来,坐在二楼小客厅的沙发上,额头贴额头试体温,“好像没发烧。严重吗?要不要去医院?”

        “不要,我就是医生。”赵医生弱弱地霸道起来,“我说的就是医嘱。有没有斯达舒?”

        谭宗明小跑到书房找药,找到又倒温水、又调空调温度、又去里屋拿薄毯,楼上楼下忙活半天,终于坐下来把赵医生揽进怀里,让他靠着自己,薄毯仔细盖好。

        赵医生难得没有反抗,软绵绵地倚着,把谭宗明一只手拉进薄毯捂在自己胃上,安安静静闭上眼。


        小客厅沙发很大很软,赵医生渐渐有些困了,依旧攥着谭宗明不松手。

谭宗明另一只手摸摸他额头,像是出了一点薄汗,低声问:“还疼吗?”

        “嗯。”赵医生闭着眼睛不动,脸色却是平常。谭宗明有点明白了,轻轻逗他:“真疼还是假疼?”

        赵医生睁开一只眼睛瞥他,翻身换个姿势,继续蜷起来。

        他这胃疼半真半假,没吃晚饭没睡好,不舒服是有的,却也没那么严重,主要是找个台阶下——谭宗明心里软成浆糊,哪里舍得拆穿。只想一直这么抱着,仿佛到这一刻心才终于安定下来,一切才走上正轨。


        赵医生似乎睡着了。他的五官棱角分明,唯独眼睛带有一点孩子气,让他随时游离在男孩与男人间。眉毛呢,又倔强得很,哪怕来示弱,都皱得理直气壮。

        谭宗明腾出一只手拨弄他长长的睫毛,换来一点不耐烦地鼻哼。怀抱这样一个人,谭宗明生出无限的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跟他在一起,为什么昨天要对他发火,为什么不多等等陪他吃夜宵。

        猛然发现,他俩之间,赵启平才是放下自尊,主动争取、主动妥协的那个,而且天生敏感又聪明,连和解的分寸都拿捏得刚刚好。


        爱是克制自己,让对方放肆。


        谭宗明低声说,启平,就这样吧,都别折腾了,在一起吧。


        赵启平像是没醒,又像是听懂了,闭着眼睛攥紧谭宗明的手。谭宗明也困了,慢慢与他十指紧握,靠在沙发上,索性陪他再睡一会儿。


        日子好像这样过才对,但之前种种也算不得错。

        外头又下起了雨,雨滴打在落地窗上,吵不醒他们的梦。


        END

======================

是的就这么完结了!当然还会有很多番外,番外才是本体~!!这篇故事里的老谭和小赵都很不完美,都有欲望也有怯懦,偶尔理想主义,更多的是权衡利弊与现实。想写和《将就》里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但愿做到啦~

工作还是操蛋且忙,每天能静下来写点东西是很幸福的一件事。还是要谢谢亲爱的你们,特别是留言的小伙伴们,给我很多灵感和启发,么么哒!



评论
热度(1028)
©桃冗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