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冗芳华

从B站过来追楼诚及衍生

[凌李]小贼别跑(四十四)(完结)

二西西:

※宋朝架空AU
※凌太医×李护卫

-124-

开封府门口挤满了闻讯赶来相邻百姓,多是平日里受过衙役们照拂的,此时听说凌院丞的案子已尘埃落定,小李护卫又因公受了伤,忙提着瓜果生鲜鸡鸭鱼肉前来探望,聊表心意。

明楼和明诚率先下了车,觉得这阵仗颇有些眼熟,便借口公务繁忙,撇下凌远和李熏然脚底抹油,迈入门槛时恨不得再击个掌以表扬彼此的先见之明。


两位主角惨遭出卖,一个急着给心上人看伤,另一个琢磨着赶紧寻个无人的角落抱他个天长地久,却被围堵得寸步难行。偏生来者皆善,两人又不忍拂了他们的意,只好一一谢过,将慰问品照单全收。
几个不当值的衙役奋勇地帮着他俩撤离人群,大伙儿进了院...

【楼诚衍生/凌李】小明星大跟班 73 大结局

强摘的果实不甜:

×演艺圈PARO,宠溺向甜饼,大概是个中篇吧。


×经纪人凌远x演员李熏然,偶尔会出现楼诚跟谭赵。


前文请见TAG



「其实最重要的不是看敌人一败涂地,而是在风波之后继续携手过每一个平凡早晨。」



73 大结局



凌远靠着过桥米线和两碗仙草喂饱了他的小狮子,原本该是丛林之王的他此时此刻正瘫在沙发上露着肚皮,毫无形象地打了一个饱嗝。凌远收好桌面晃过来瞄了一眼,忍不住地打趣着他说该把这一幕拍下来发条微博,让你的粉丝们看看他们...

【庄季/凌李/洪周】无条件

你说呢?

猫爪必须在上:


独立故事,一发完


目录


日常捞本子,《云之上》预售传送门


BGM:《无条件》


跪着求首页剪辑的太太们剪这首歌,分分钟脑补一万个镜头嗷


胡乱写的,别信




00




你,何以始终不说话,尽管讲出不快吧。


事与冀盼有落差,请不必惊怕。


我,仍然会冷静聆听。


仍然紧守于身边,与你进退也共鸣。




01



嘉林花园后身隔一条...

http://cleammy.lofter.com/post/1d031440_e3a5711
刚才看见七七的文,一下子就有了画面!
七七的脑洞实在是太可爱了 @是七七呀

【东凯/多cp】每一个时空都____

猫爪必须在上:


唱完歌,万字新年贺可以掉落了,一发完


主rps,附带楼诚、凌李、谭赵


答应我,看到最后,暴风甜




01



快到午夜倒计时那会儿王凯还在春晚后台,下了节目的也不忙走,凑到一起聊天合影。央视工作人员煮了饺子送过来,一屋子满满当当的热闹,他被孩子们拥着,给这个发糖,给那个拉耳朵,笑得脸有些僵。


手机一直在响,铺天盖地的短信问候,微信炸了锅一样。他把安全通道的大铁门推开了个缝儿进去,靠在小窗下边挨个回复。烟抽掉一根半的时候,刷到正午的微信群,侯鸿亮和刘奕君不知怎么的正赛着...

【谭赵】监护人(九)

小沚:

人称清和:



赵启平抬手帮谭宗明拍灭了尚在摇篮中的火苗,神情中的惋惜真假莫测,“你的衣服都好贵吧。”
谭宗明的理智随着赵启平的话重新回到了思维里,支撑着大脑继续运转。
“刚刚………………”
“我还得复习,明天要测验了。”赵启平适时打断了谭宗明的话,指着一地的蜡烛说,“刚刚算是提前帮你庆祝阴历生日,院子就麻烦你打扫吧。”
看着少年往屋子里跑的身影,谭宗明有点担心黑灯瞎火的他会摔倒——自己刚刚冲出来的时候弄倒了立在门边的扫帚。然而嘱咐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赵启平果然就准确无误地踩到了扫帚柄,吧唧一下摔倒在台阶上。
谭宗明吓了一跳,愣了一秒之后冲上前要把赵启平扶起来,顺...

【谭赵】监护人(十八)

小沚:

人称清和:



本章含凌李

谭宗明很不开心,因为赵启平自从回到上海就变得早出晚归,十分规律。原因竟然是——李熏然教会了他打麻将。
少年爱玩的天性之前被繁重的学业给压制住了。一旦考试过后,赵启平便如图解绑了的鸟,迫不及待地扑腾着翅膀往空中蹿去。
打牌打球打游戏,少年每天过得汗流浃背眉欢眼笑,眼睛里的眼珠璀璨夺目,亮得好像天上的点点繁星。
终于忙完了上一段时间还没开始忙这段时间的谭宗明有了空,想要少年留在家里陪自己,却在看到了他熠熠生辉的眼睛之后打消了这个念头。
年轻的商人摇了摇头,自嘲地想,自己怎么会变得好像个空巢老人一般整天伤春悲秋看着窗外借景抒情?

赵启平是个青春洋...

【谭赵】监护人(十九)

小沚:

人称清和:



凌李毕竟是副本

赵启平被谭宗明拎着领子拽到了医院对面的米线店。
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一小部分的人目的地都是这所著名的医院。在医院附近有很多价美物廉的小店,味道不佳价格惊人。这间米线店算是这趟小店浑水中的清流了,价格不离谱,食物味道也不差。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坐在他对面对着菜单研究半天,毫无悬念地点了份麻辣米线。
“你要点什么?”赵启平将菜单递过去。
“和你的一样。”
“你也要麻辣米线?那我换一份点。”
谭宗明皱了皱眉头,“为什么?”
赵启平挑挑眉说,“点不同的菜就可以吃到两种了呗。”
谭宗明刚刚想接话,一阵飞扬的小女孩声音就稀里哗啦地灌进了耳膜,响得仿佛是一块玻璃...

【谭赵】监护人(二十)

小沚:

人称清和:



屋里梅梅  @愛意與玫瑰與子彈 生日快乐!快燃生日寿火烛,乐者前程星光路!磨蹭半天终于千辛万苦地写出来了。

本章依旧微凌李

李熏然干咳一声,转过头假装四处看风景。

凌远看着他,手里默然捏着那张纸,好像捏着最后一张被剥掉的面具,以及他摇摇欲坠的自尊心。
凌远觉得自己的胃痛得更厉害了,几乎可以感觉到冷汗顺着额头流下来,同时也浸湿了他的衬衫,冰凉粘腻地附着在自己的皮肤上,爬行的蛇一般令他感到虚脱且恶心。
凌远的心里生出了巨大的空虚和惶恐——仿佛两个人之间无端生出了一道利斧般凿出的万丈鸿沟——或许自己以后,再也没办法接近那个人了...

【谭赵】监护人(二十六)

小沚:

人称清和:



本章含凌李

凌远一路上一言不发地把李熏然运回了自己家,被不由分说地背着前行的人不敢再出声。他担心凌远真的会将刚刚说过的话付诸行动——你再说不用背,我就把你跟扛麻袋似的扛着走。
李熏然脚踝很疼,没有闲工夫和比他还高大些的凌远格斗。忍一时风平浪静,他决定不跟自己过不去,何况被人背着总比自己蹦着穿过冗长的地下停车场进到电梯里要来得舒服很多,爱面子自尊心强的李警官这样催眠自己。

凌远把李熏然一直背着出了电梯,一个一百二十斤的大小伙子再怎么瘦削,此刻走了这么久,凌远也难免有点喘。李熏然面上发热,讪讪催促道,“也没几步路了,你把我放下来吧。”
凌远没吭声,照他...

©桃冗芳华 | Powered by LOFTER